百里夏是真的不需要这个,她对这种东西根本没什么追求。

  更何况,就像她想的那样,就算要回来,也不敢戴。

  这东西拿回家,最终的归宿一定是抽屉,或者,好一点就是保险箱。

  锁在保险箱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但,给她天大的胆子她也不敢戴出门。

  给了她,就是浪费了。

  相对于这种奢华的东西,她更注重内在的美。

  不远处的宁安然,抓在手里的餐巾几乎要揉碎了。

  她以为九爷从来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他是九爷,那么高高在上,那么尊贵无双。

  他想要一个女人,根本没有必要去讨好。

  他只要勾勾手指头,百里夏就应该立即像哈巴狗一样,扑倒在他的怀里。

  没有哪个女人值得九爷费心,她们都不值得!

  可是,现在为了给百里夏买条项链,九爷居然一掷千金!

   清纯可爱泳衣少女炎炎夏日为送福利

  不,简直就是亿金!

  她们这些女人,哪有这么金贵?

  不值得,根本不值得!

  难道,九爷只是为了和那个男人赌气?

  目光往北子成那边望去,明显能看出对方对九爷的厌恶和不屑。

  宁安然心头松了一口气,原来,真的只是在斗气。

  还以为九爷是为了百里夏,看来,百里夏也不过是两个男人斗气的棋子。

  她吐了一口气,总算是安心了。

  女人,果然是不值得的。

  北子成咬了咬牙,这条项链,两亿已经是极限,再高就是亏本。

  慕枭九却一次加了一个亿,虽说一个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他也不是平白无故扔钱的人。

  尤其是搞什么乱七八糟的慈善,他没这个兴趣。

  可是,喊价这么久,如果退缩了,别人一定会笑话他。

  “三亿五千万。”

  终于,他忍痛再一次加了五千万。

  “四亿五千万。”夜华没有一丝犹豫,再次抬手。

  轰……

  价格又被抬高一个亿,司仪也震惊坏了。

  这个价格在这么多年以来的八大家族宴会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今天,这是一举打破这么多年的记录了!

  百里夏的脸上一片错愕,完全被吓住了。

  她忍不住伸手轻轻拽了拽慕枭九的衣角,轻声道:“四叔,别……”

  然而慕枭九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唇角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

  北子成忍不住握紧大掌,这么高的价格如果拿下来,回去也要被母亲臭骂一顿。

  可是,小优为爱而生官网他丢不起这个人。

  “五亿。”他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

  不是心疼,是被慕枭九彻底激到了。

  宴会厅里鸦雀无声,静的连针掉落在地上都可以听见。

  司仪机械化的视线移到慕枭九这一侧,等着这边的反应。

  这次,夜华没有立即举牌。

  慕枭九随意拿起一杯红酒,向着北子成的方向抬了抬。

  这意思,是他不要了。

  司仪见状,似乎生怕再生变故,立即开始计数。

  “五亿一次,五亿两次,五亿第三次,成交!”

  拍卖锤落在桌面上的一刻,就像敲在北子成的心里。

  那种痛,让他为之气闷。

  竟然这么就花了五个亿,回去真不知道怎么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