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嫔与颖嫔先回去了。

  语琴多留一刻,瞟着婉兮,“依你瞧着,皇上这忽然送皇后回宫,又是什么缘故?”

  婉兮轻叹口气,“那天当着众人的面儿,‘有口无心’的,不止忻嫔一个。”

  语琴便也点头,“我也觉着,怕是那天的事儿。这会子西北和北边儿用兵都难阻巨大,皇上正是要前朝后宫一条心的时候儿。便是后宫里旁人说什么倒也罢了,偏她是皇后。”

  “正所谓夫妻一心,越是这样的时候儿,她越应该与皇上同心同德才是。”

  婉兮静静点头,“我倒没多想这个。终究十一月还有皇太后的圣寿,况且今年又是皇太后的六十五岁,理应隆重些。便是皇后被送回宫,若以这个论,便也不算什么大的惩戒了。”

  “我倒是最想知道,当日她所说的话,究竟是怎么传到皇上耳朵里去的?”

  语琴皱眉,“便是后宫里这些太监女子,终究也都是皇上的奴才……”

  婉兮却摇头,“如果是太监女子的禀报了,倒也还好。我倒是担心是后宫里,有谁故意说了去。”

  语琴便是眯起眼来,“要说起那天的‘有口无心’,是有人真的有口无心,有人却实则有心。”

  婉兮便也点头,“……我担心的,也是这个人。”

  .

   阳光美女

  内务府已经择定了陪同那拉氏回宫的大臣,那拉氏不得不收拾停当准备回宫了。

  自然是她自己宫里的忻嫔、林贵人等人都一起跟着忙着伺候,能帮衬些什么就帮衬些什么去。

  那拉氏收拾完了,也是心下不快,坐下来盯着忻嫔和林贵人,“……若是旁人倒也罢了,倘若叫我查出来,是我自己宫里人当着皇上胡说八道了去,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那天与她有所顶撞的虽是舒妃,但是忻嫔也没叫她心下痛快。她这便是当着林贵人的面儿,用话来敲打忻嫔。

  忻嫔和林贵人闻言都赶紧起身行礼,齐声说,“妾身岂敢。”

  重又落座,忻嫔倒是瞟着林贵人一笑,“那天的事儿,本是后宫姐妹关起门来说的。那会子皇上又不在园子里,说是到南郊斋宫斋戒去了吧?故此那几天里,便是有人想对皇上说些什么,也见不着皇上不是?”

  林贵人便也点头,“忻嫔娘娘说的是。皇上是昨儿才回来的。”

  忻嫔便一拍手,“对啊,皇上是昨儿才回来的。今早上就下了旨……从昨晚到今早,也就唯有昨晚侍寝的人,才能见着皇上,才有机会跟皇上说上几句话吧?”

  林贵人目光有些躲闪,没敢直接言声。

  忻嫔叹了口气,“终究昨晚是谁侍寝,咱们是不知道了。也唯有皇后主子才有权力过问此事……”

  那拉氏便不由得眯起眼来,“你是说——令妃?”

  忻嫔忙站起身来,“皇后主子容禀,妾身当真不知昨晚是谁侍寝,故此这便只是一个猜测,妾身当真不是指向任何人。”

  “更何况令姐姐一向最是善体圣意,最为尊重皇后主子的,故此一定不是令姐姐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猫咪成人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