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未遂,不影响谋杀的定罪,只影响量刑,所以这牢她是必进无疑了。

   不管怎么说,他是不会让这个女人再逍遥一天了,先让她进去,让她没有机会再对夏一涵以及她身边的人构成威胁,其他的事再慢慢地给她查。

   叶子墨的计划是周详而稳妥的,现在他完全可以告诉这个女人,让她放心。

   他也知道她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的,扫视了她一眼,她正以一种期待的眼光看着他,这让他想起她为了想要于珊珊快点儿落网,特意来诱惑他的事。

   即使到了这时,他还是介意的。

   “这次的事情,因为没有人受伤,所以我暂时不打算动她。什么时候把莫小军的事查完办了,看我的心情。”他冷淡地说道。

   这结果让夏一涵非常失望,可想一想,也就知道他还是在吃醋。

   要是她现在求他,他可能会更生气。这件事真的只能是看他的心情,不是她能左右的了的。

   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让他高兴。

   果然很失望吧,她就是盼着早点儿给莫小军报仇,他不会让她如意的。

   她不在乎他,他也不在乎她,至于连夜叫林菱安排直升机去接他赶回来,也只不过是捍卫男人的尊严,跟这个该死的女人本身没有丝毫的关系。

   “谢谢你,叶先生,要不是你,我会一直担心小浓。”夏一涵真诚地说道。

   甜美可人丁徐君

   她很失望,却在极力掩饰她的失望,假装对他把问题解决一半非常满意,这样隐忍的态度让他更莫名其妙地生气。

   他讨厌这个女人为了姓莫的隐忍,这总让他觉得有一种颓败感,仿佛他再怎么有手段,他对她再怎么坏,再怎么好,都不能把那个已经过世的人从她心里赶走似的。

   “我不是为了你才让她安全的,她本身就很可爱。”叶子墨的声音冷飕飕的,比之一开始显的更生气了。

   夏一涵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才能让他高兴,有时候他生气了,她做什么都会让他更生气,他会认为她是为莫小军才去哄他。

   她心里知道这一点,可她同时更知道,如果她解释,他那么骄傲,一定也是不会听她解释的。

   这时,她就只有沉默。

   布加迪在一路被注视中进入了集团大厦的停车场,急停车后,叶子墨下车,夏一涵也解开安全带下来。

   他不发一言,带领着她乘坐直达顶楼的电梯。

   想着上次在他顶楼的那次,夏一涵至今还觉得有些屈辱。

   他现在正不高兴,她明白,等待她的绝对不会比上次温柔,不过这是她该承受的。只要不是在过于尴尬的地方,她都应该要欣然接受,并且努力让他在过程中彻底释放他的身体,以及情绪。

   集团顶层极其安静,仿佛还在沉睡着没有醒来,夏一涵跟在叶子墨的身后进门,随手把门关上。

   她以为这一次又会在落地窗前,或者是他的办公桌上,她其实不喜欢那样。落地窗前会让她觉得完全没有隐私,没有任何安全感。办公桌上冰冷冷的,就会愈加显得这个男人冷漠没有温度,没有感情。

   原来他办公区的角落还有一个门,是上次她没有注意到的,他打开那道门,进去,她也便亦步亦趋地跟进去。

   里面有一个套间,就像一般家庭的居室一样,这估计是他工作疲惫了休息的地方。

   床,沙发一应俱全,整个房间都是米色的,简洁而清爽。

   “脱!”他皱着眉冷声命令她,她就知道是这样的局面,没有犹豫,她的手直接伸向拉链。

   他不知道嫌她动作太慢,还是什么,寒着脸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她裙子的领口。

   意识到他要撕了,她忙低声祈求:“叶先生,不要这样,这条裙子是海小姐的。”

   “你以为我会还她一条旧裙子?”

   “就算不还她,我总要穿衣服出去啊。”她小声辩解着,还试图拿开他的手。

   他很冷淡地抿着唇,撕拉一声就把白色的裙子给扯开了,她颤颤抖抖的身体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

   “以后再不准沾上姓海的东西,不管是海志轩,还是海晴晴,给我离这个海字远点儿!”

   他冷声警告完,又看了看她的内衣内裤,示意她自己脱。

   他没有全给她撕了,已经是一种恩惠了。

   即使已经很多次了,即使心里跟自己说再多次这是她应该做的事,夏一涵到了要解除最后的束缚时,还是那么难为情。

   可她不能让他看出她有一丝一毫的不愿意,否则他会更加不高兴。

   数罪并罚,他没有丝毫疼惜,只有宣泄。

   夏一涵回想着两个人在海志轩家里面深情的拥抱,还有在海志轩家楼下深深的凝望,此时此刻,心里更不是滋味。

   她是多想能感受到他的温柔,哪怕只是一丁点儿,不要这么屈辱,不要只是承受。

   “喜欢吗?”他沙哑着声音问,虽然还是有些硬邦邦的,到底还算是在考虑她的感受。

   “喜欢……”夏一涵不知道是带着一种怎样的心情说出这两字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说喜欢他,还是在说喜欢被他征服。也许多少是带着一些委屈,还有点儿言不由衷,说完以后,很莫名的,她的泪就从两颊滑了下来。

   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把她给弄哭,以这种方式弄哭了她,他的心一下子被她的眼泪给揪的死紧,连动作也停了。

   他的手到底伸向了她挂着泪的小脸,并不十分温柔地给她擦眼泪,心早就被她哭软了,他脸却还是板着的。

   “哭什么,又不疼。”他硬硬地说。

   夏一涵有些哽咽,强压住继续哭的冲动,轻摇头,想要解释一下,又无从说起。

   “行了!不准哭了,我会轻一点儿!”他嘴唇压上了她的小嘴儿,以一种很温柔的力度吻她,很缠绵的吻。

   他不这样吻她还好一些,他一这样吻她,她所有压抑着的情绪就都爆发了出来。

   流着泪的同时心微微的痛,却又忍不住流连他难得给的温柔,甚至双臂软软地缠住他的脖子,主动回应他的吻。

   她喜欢他吻她,这是他的第一感觉,这感觉让他心里仿佛有股暖流缓缓流过。

   他更热切地压着她的唇瓣,勾动她的小舌头,更细致的与她缠绵,唇齿之间好像在对对方诉说着数不尽的爱恋。只是他们的喜欢,都只能搁在心里,他因为自尊,她因为莫小军,谁都不可以说出口。能看黄的应用

   我欺负了你吗?小东西,不欺负你了,好不好?他无声地用吻诉说着这句话,一遍又一遍。

   林菱实在是很会算时间,在两个人收工以后,紧紧抱在一起的时候,叶子墨的手机响了。

   即使已经结束了,夏一涵还是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就去推他。

   “又不是偷情,怕什么?”他戏谑地问她,起身接电话时,还啄了啄她的小嘴。

   随即他抽身,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的同时,一边整理衣着。

   “叶先生,直升机十分钟后到,可随时起飞。”

   “知道了!”

   “快起来吧,我们急着走,我去给你拿衣服,你自己把那些穿好。”叶子墨说了一声后,出了这间卧室,到外面他的真皮座椅上拿了一个旅行包,从里面快速地抽出了一条裙子。

   这个旅行包是一大早他安排林菱跟着林大辉去公寓给夏一涵准备的,里面换洗的内衣内裤以及毛巾什么的,一应俱全。

   夏一涵有些惊讶叶子墨早就给她准备了衣服,不过看他好像有急事的样子,她什么都没问,乖乖地穿好。

   叶子墨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确定她都准备停当了,并且别的男人看了她不会有非分之想,才说:“走吧!”

   她不问去哪里,反正是要听他的,问还是不问结果都一样。

   她刚被他弄的酸软的厉害,所以他难得有风度地帮她提着旅行包,在前面走。

   他没有带她乘电梯,而是到了顶层中间的位置,爬楼梯上去。

   刚爬到一半,楼顶就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就像是地震了一样,夏一涵身体忍不住一抖。

   “别怕,是直升机。”叶子墨简单地解释了一句,夏一涵才有些惊愕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他是要带她走,还是坐直升机走。

   她连飞机都没有坐过,不像莫小浓可以经济独立,自由自在,这会儿听说要坐直升飞机,她有点儿小小的期待,但更多的是紧张和不安。

   这样的情绪,她小心的隐藏着,怕他发现,笑话她的小家子气。

   他早了解到她的感受,伸出手,稳稳地拉住她,轻声说:“放松,我在你身边。”

   这样的温柔,非常非常难得,在这样的时候,能听到他这样一句话,夏一涵是极其感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