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不知道,但是从小跟着霍眠屁股后面混得陆明朗很清楚,霍眠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他可不要自家乖巧听话的妹妹被霍眠拐走。

陆依依太过听话,陆明朗也好,陆恒也好,都把她看得很严,她长那么大,和班里的男孩子没说过几句话。

“霍眠哥有那么差劲吗?”顾宝宝不明白地问道,在她和陆依依的心里,霍眠是最完美的,他完美得没有缺点。

霍眠、萧琛和陆明朗三个人笑笑,萧琛不常在虞城,但是萧彦在他耳边说多了霍眠的厉害,加上他接下萧彦的工作,自然是知道的。

霍眠,又怎么和别人看到的那么简单!

“你连依依都不喜欢,那你喜欢怎样的?”顾宝宝更发好奇,她再问道。

霍眠笑笑,“漂亮的。”

他给的答案很直接,也很俗。

顾宝宝听得愣住了,不过想想,若初阿姨和霍眠都那么好看,霍眠找漂亮的也应该。

“漂亮的女孩子很多,我在虞城就看到不少。”

“没觉得。”霍眠接过话。

“嗯?”顾宝宝疑惑地看着霍眠,“霍眠,你打算找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吗?”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说着,顾宝宝在脑海里搜索自己觉得好看的女孩子。

“不会是小白姐吗?”

这不可能,韩冉嫁给了顾景睿,霍眠要是喜欢早就去抢了,哪里会被她哥哥给抢了去。

虞城这边,又没漂亮的?

“对了!”顾宝宝想到了什么欢喜地叫了出来,“白以诺,白以诺!”

那绝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不对,白以诺不止是漂亮,还是个妖精。

顾宝宝见过几次,看惯帅男美女的她,在见到白以诺的时候,还是失神了。

她也是个美人,可在白以诺面前逊色了。

白家在虞城也是排得上位的家族,白家千金的美貌在虞城令不少的男人忌惮着。

不过,白以诺大学考到景城去,这些年都不在虞城。

“漂亮吗?”霍眠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他的声音也变得冷冷的。

顾宝宝没有注意到霍眠的异样,还在想着霍眠连着白以诺都看不上眼,那会是谁?

霍眠不想回答顾宝宝的问题,很显然他没了兴致。

陆明朗和萧琛看出霍眠的变化,萧琛插嘴说道,“白以诺不姓白了。”

听到萧琛提起白以诺,顾宝宝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也听说了。”陆明朗接过话,陆依依上完洗手间回来,顾宝宝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四个人人立即围在一起聊着白以诺的事。

“白以诺是白家抱错的孩子。”

“她原本姓夏,这夏家的女儿才是白家真正的千金。”

夏家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家,严格来说有些穷。

“狸猫换太子?”顾宝宝觉得这种事情只发生在书本上。

“差不多。”陆明朗应道,“白以诺,不对,是夏以诺前两天已经被赶出了白家,回夏家去了。”

“白家把夏家女儿接回来。这件事情,白家已经在媒体上公开了。”

“真是可怜。”顾宝宝感叹地说了句。

萧琛笑着看向顾宝宝,“夏家女儿虽然苦了那么多年,但是现在回到白家,白家肯定会加倍地补偿她。”

顾宝宝摇摇头,“我不是说夏家原来的那位女儿,是白以诺。”

一旁的陆依依也点点头。

“白以诺是白家千金,她过了那么多久的富贵日子,突然间说她是假千金。这就像从天堂掉到地狱一样。”

“还有,她长得那么漂亮,也不知道她亲生父母对她好不好,会不会瞧着她漂亮,把她给卖了。”

顾宝宝的担忧让萧琛笑了出来。

“宝宝,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白以诺就算掉到了地狱里,也有人把她给救出来的。”萧琛另有所指地说道,他说着的时候,目光瞥向对面沉默不语的霍眠。

在顾宝宝提到白以诺的时候,霍眠就不对劲了。只是其他人都在谈着白以诺真假千金的事情,没有注意到霍眠的情绪。

一段感情,埋藏在心里四年,应该是烂了,或者是淡了,但是对霍眠来说,他忘不掉。

和顾宝宝他们结束后,霍眠一个人开着车回去,他没有回和园,而是去了相反的方向。

车子停在白家门口,霍眠透过窗户看着白家二楼的窗子。

窗子亮着灯,当看到窗户上映着的人影,霍眠突地反应过来,他来错地方了。

前二十四年里,白以诺没有缺钱过,更对金钱没有概念。读书、毕业、工作,她的生活轨迹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在外地艺术馆里干得很好的她,突然被白家叫回来。

她以为是家里的人出了事情,回到熟悉的城市,再到家里的客厅,看到夏濛和夏濛的父母,她感觉到奇怪。

看着一家子的人,她过去像往常一样唤白父白母“爸爸妈妈”,他们淡淡地看着她,没有握着她手,关心她。

白以诺的心里不安起来,在白父宣布一件事情后,白以诺才知道自己遭遇到什么可笑的事情。

她不是白家小姐,她和夏濛出生不久被人调了包。

她不叫白以诺,叫夏以诺。

夏濛才是真正的白小姐。

白以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看着疼爱自己的父母,再看看夏濛的爸妈,真的没法一下子接受。

可是,接受不了,她也得接受。

她不是白家的小姐,得把身份还给夏濛。而她跟着夏濛的父母去了原本属于她的地方。

人从贫穷的生活到富裕安宁的简单,但是从富裕的日子到缺钱的生活,是很难。

失去了白家千金的身份,外地艺术馆的那份工作她也做不下去了。她辞了职,在虞城新找了份工作。

回到夏家的白以诺,被改成夏以诺,对钱没有概念的她变得急需钱。

夏父的身体不好,要动手术需要一笔资金。夏母没有工作,又喜欢去赌,夏以诺一回夏家,包里的钱就被夏母拿去赌了。

她的亲哥哥倒是有份工作,但是他学历不高,在一公司当着个小保安,工资低,只能顾好自己。从小到大不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她,面对金钱不得不低头。黄抖音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