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身影也隐没在越来越多的修士中间,张萧晗失望地转过头来,打量一下身边的人,好巧不巧的,正是那个一把扯下仙子房间里床幔的胖子,怀里也立刻传来小松鼠的躁动。

   张萧晗伸手看看胸口,好像被吓着了一样,实际是安慰着小松鼠,要它稍安勿躁,然后咧嘴向那个胖子笑一下,算是打过了招呼,跟着环视一下宝船。

   宝船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处处透着贵气,它只是船的形状,内部颇为宽阔,平整,能坐上三四十人,人站在船上,船舷齐腰,也可以看到外面。

   站在宝船上的人都知道安全了,也放松了心情,看着张萧晗竟然是被仙人亲自送上来,明知道是因为她是一个孩子,但是羡慕与嫉妒还是出现在眼睛里。

   张萧晗站在宝船的一侧,望着越来越远的地面,上古门派的四面八方,一片片黑影快速地移动着,巍峨的高山上,也出现了不和谐的身影。

   上古门派就要成为妖兽的乐园了吗?

   身后,一座座宝船飞起来,能看到宝船上满满的都是人,宝船外,还有一些千奇百怪的小些的飞行工具,里面有的能坐上三五个人,有的只坐着一个人,但是速度都很快,结伴着向着望岳城的方向飞过去。

   就这么离开这个上古门派的驻地了?这些修为高深的仙人们终究也抵挡不住这样多的妖兽,张萧晗的视线望着地下猖獗的黑影,慢慢地坐下来。

   怀里的小松鼠知道安全了,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终于忍不住扒着衣襟露出小脑袋,张萧晗低头看看,那两只圆溜溜漆黑的小眼睛紧紧地盯着身旁的胖子,那个扯下仙子床幔的胖子。

   胖子身上有什么好东西?

   视线再望着宝船内的人看看,竟然看出些门道来——这里就不足三十人,竟然也有着一位大家的公子哥,身旁跟着的明显是护卫,说不好就是这一家的庶子,其他人就是平常人了,就比如那对胖子兄弟。

   “大家都坐下来休息一下吧,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宝船内的一位仙人说着,也盘膝坐在船头。

   惬意的美女风吹拂过她的长发

   大家也纷纷坐下来,很明显,几个护卫犹豫了一下,在他们的认知里,他们是不可以和主子坐在一起的,可是上仙都发话了。

   那位公子扫视了一眼自己的护卫,做个坐下来的手势,护卫们拘谨地坐下来,带着些不安。

   张萧晗垂下眼帘,自己若不是逃出张家,也是如同着这些护卫,不,连这些护卫都不如。

   望岳城里的人这些事情却是见惯的了,他们谁都没有瞟那些护卫一眼,视线都集中在仙人的身上。那位公子一拱手,恭敬地道: “小人林海雄拜见上仙。”

   “呵呵。”上仙笑笑说:“各位道友,我是玄黄大陆玄真教的掌门燕道修士,各位道友就称呼我为燕掌教即可,这位是我的师弟金鹏飞,大家都是修士,自然就以道友相称即可。”

   “燕掌教,金道友。”大家纷纷称呼着,觉得这个燕掌教一点也没有架子。

   张萧晗听了玄真教几字却是动了心思,王山,那个黑袍人不就是从玄真教里跑出来的吗?

   “燕掌教。”林海雄又是一拱手:“我们望岳城的修士从来没有离开过此地,banana视频app下载对您所在的大陆修仙门派十分的向往,不知道我们可否都能跟着您一起进入到修仙门派里吗?”

   这个问题正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一问出口,所有的耳朵就全都立起来,视线也集中到这位上仙的身上。

   就听到燕道继续说道:“各位道友,你们已经都知道了,我们玄黄大陆一共过来了五个门派,你们身后的宝船就是分属不同门派的,各位道友可以选择任何一个门派,当然,门派也会在道友中挑选弟子。”

   许是燕掌教很是和蔼可亲的吧,宝船内的气氛上升起来,又有人问道:“燕掌教,门派挑选弟子很严格吧?”

   燕道点点头说:“各门派都有自己选择弟子的要求,但大都大同小异,主要都是看灵根、年龄,灵根越是单一,修为提升的就越是快,而年龄越小,基础功法也就也容易掌握。”

   说着视线在宝船内扫视了一眼,这一眼,每个人心里都是一凛,明明燕道只看了一眼,可是每个人都觉得燕道的这一眼看的是自己。

   “各位道友,我们修行之人就是在与天争寿,早一日筑基,就可早一日得到一倍有余的寿命,若是结丹成功,便又是一倍,可是,与天争寿,是逆天而行,其中的苦处各位道友自然是心有体会。”

   燕道的声音很平和:“门派内需要新鲜的血液,更需要奋进向上的人,就看各位道友有没有一颗向道的心了。”

   这一番话说下来,并非所有的人都听得明明白白,但每个人的表情却都是微微起了变化。

   林海雄瞟一眼自己的护卫,看到护卫眼里渴望的光芒,心中竟然动出气来,一个个庶子,也妄图跟着到大门派里修仙,逆天而行,配么?

   岂不知,燕掌教的一句“逆天而行”落在庶子的耳朵里,无异于晴天霹雳。他们生为庶子,生来就是做奴仆的,天生如此,命中注定,可是一句逆天而行,竟然在他们的心里生生地扎下了根。

   若是拜在这些大门派下,不就是摆脱了奴仆的身份,成为一个自由人了吗?这,岂不就是逆天而行?

   有几个眼睛亮了一下,可是一抬头,接触到主子严厉的目光,心中便又是一退缩,主子与奴仆的念头早已经根深蒂固,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得了的?

   其他的人听了燕掌教的话,也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逆天而行,与天争寿,只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再一想到筑基就多了一倍的寿命,若是结丹了……

   忽然就有人低声地骂了一句:“奶奶的,我们修炼是为了什么?原本就是在这妖兽森林里讨生活,在野兽的嘴里讨吃食,若是能筑基,多了一倍的寿命,吃些苦头又算得了什么?”

   宝船里只有一位大家公子,听闻这样粗鄙的话皱皱眉头,那人的同伴赶紧向四周讨好地笑笑,尤其是对着燕道:“燕掌教,各位道友,我这个同伴说话粗俗了些,抱歉啊。”

   燕道微微一笑:“话是粗俗,道理却是不俗。”这个宝船内每一个人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连着那些个护卫。

   那人眼睛一亮,刚要继续搭话,却见燕掌教已经转过了面孔,温和地问道:“这位小道友,我看你年纪不大,却已经有了练气五层的修为,你可知道你的灵根是什么吗?”

   张萧晗正抚弄着怀里的小松鼠,闻言头一抬,正对上燕道深邃的目光,她站起来,规规矩矩施了一礼道:“小女子张萧晗,见过燕掌教。”

   燕道脸上浮现出笑意:“道友请坐。”

   张萧晗再施一礼,然后在坐下来道:“燕掌教,小女子并不知晓自己的灵根。”

   “哦?”很明显,不仅仅是燕道好奇,宝船上所有的人都很好奇,还有人不知道自己的灵根的?

   望岳城里有专门测试灵根的工具,城里的人几乎每个人都侧过自己的灵根,哪里会有修炼的人不知道自己灵根的。

   张萧晗回答完这个问题后,忽然间就发觉自己似乎犯下个错误,若是燕掌教要询问自己的身份,自己似乎没有一个完美的回答。

   所幸,燕道并没有继续追问,他转而说:“小道友,我看你孤身一人,似乎没有亲人在身边。”

   张萧晗点点头,没有回答,等着燕道继续询问,心里则在不停地思考怎么编出一个身份来。

   可是燕道的询问却到这里就停下来,微微闭上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大家面面相觑了一会,毕竟谁也不敢打扰仙人的休息,宝船内沉默了下来。

   燕道闭着双目,宝船内每个人的动作神态都瞒不过他。

   说实在的,他最感兴趣的就是叫做张萧晗的小女孩了,十二三岁的样子,眉清目秀,还没张开,就是一个美人秧子。人美不算什么,修仙的仙子们美丽的多着了,可是,这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修为竟然是练气五层,这就有些意思了。

   尤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灵根。

   这就更有意思了。

   燕道了解这个望岳城的规矩,也知道自己的宝船上就有着大家族的人,更知道庶子庶女在望岳城的意义,不过,怎么看张萧晗,都看不出她的身份。

   这份气度与沉稳,倒像个大家族的嫡子,可是孤身一人,又不符合身份。

   十二三岁,练气五层,燕道在心里思忖着,下了船,先给她测了灵根,至少也会是三灵根吧,修炼的速度这么快。

   张萧晗低垂着眼眸,也在考虑着自己的处境,自己的身份经不起推敲,只要有心打听,总会打听出来的,在张家测得的灵根是五灵根,怎么解释自己是单一灵根,除非,自己不打算加入任何一个修仙门派。

   不,必须加入的,可是,怎么解释自己灵根的变化,莫非,要将张家地下的秘密揭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