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寒霄剑长斩而出,发出一声有如龙吟的剑鸣。

说实话,要换了沐寒烟以往的性子才懒得救他,反正非亲非故,她又对这个狂妄自大的纨绔小王爷没半点好感,何必浪费力气。可是老城主的一番话却让沐寒烟大受触动,想到安云与上越两国的和平安宁,想到宫鸿儒和南宫靖远等人对自己的期待,再想想越修明的身份,怎么都不能见死不救。

雪寒的剑芒掠过长空,重重的落在狂暴石魔兽的身上。

却见青光一闪,狂暴石魔兽全身厚甲都变得有如岩石一般,身形也猛的一顿,虽然被那一剑震退几步,身上竟没有留下半点伤痕。

沐寒烟暗暗乍舌,虽说为了保存实力,她并没有使用星落八荒,而是用的九天星落,可是以她剑师六阶的实力,再加上前段日子的苦修,这一剑的威力怕也不比寻常的剑师八阶差到哪儿去,竟然没能对眼前的狂暴石魔兽靠成半点伤害。

眼前的狂暴石魔兽,的确比御兽殿邓殿主那只剑宠强多了。

还好她本来没想过一剑将其斩杀,只是想要救人,所以只是微微一惊,便立即回过神来,抓着越修明飞身后退。

狂暴石魔兽却是不肯这样放过他们,一声怒吼,又追了上来,巨大的兽掌再次重重拍出,目标却不是沐寒烟,而是被她提在手中的越修明,看样子这家伙还挺记仇的,对越修明刚才那一剑耿耿于怀。

虽然距离还远,但狂暴石魔兽一巴掌拍出来,还是带来一阵令人窒息的恐怖威能,越修明胸口一滞,吓得差点晕死过去。

沐寒烟脚尖轻轻一点,带着越修明腾空而起。

城墙上,李定风等人都是微微一怔。

他们都看出了沐寒烟的实力,虽然以剑师六阶的高手能够短暂腾空飞掠,却也很难飞上这高达十丈的城墙,更何况还带着一个人。

田野小姑娘俏皮可爱凹造型清纯写真

他们却是不知道,沐寒烟身上还带着一件青云飞羽,虽然不能象真正的圣阶高手那样御风而行,飞上这十丈高的城墙却没有太大的问题。

于是,在他们惊讶的注视中,沐寒烟带着越修明轻飘飘的落于城墙之上。不过随即想想沐寒烟的真实身份,他们也就释然了,沐寒烟既然敢来上越皇家剑音学院挑战上越精英,自然也是有些底气的,身上带一两件法器也不足为奇。

沐寒烟没管他们在想些什么,随手便将越修明往地上一扔。

刚才救下越修明似乎很简单,但其实却远不像看起来那么轻松。毕竟城下不止一只狂暴石魔兽,若是她刚才那一剑威力不够,不能逼得那只狂暴石魔兽施展天赋异有而短暂停滞片刻的话,很可能陷入缠斗,到时候面对两只狂暴石魔兽,就算她及时召唤出梼杌帮忙,估计都很难安然脱身,更何况还带着一个累赘。

所以刚才那一剑虽然用的是九天星落,但倾尽全力的一剑,还是让她损耗不小。

“你救了我?”越修明刚才早吓得魂游天外,直到这时才清醒过来,看了看沐寒烟,似乎还有点不太相信。

“不好意思,我身为安云使臣,身在上越境内却没能遵守上越律法,未经小王爷允许便擅自出手,还请小王爷网开一面。”沐寒烟讥讽的说道。

黑石城第一、京城第一、龙岩第一的纨绔大小姐,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一路上被越修明冷嘲热讽,虽然不想跟这种草包一般见识,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有了机会,自然要还以颜色。

越修明想到自己先前说过的话,一张脸羞得通红,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不过就是两只石板猪罢了,我刚才只是稍稍大意了一点,就算你不出手,我也能把它们剁成肉泥。”越修明死鸭子嘴硬,好像完全忘了刚才是谁又哭又吼大喊救命眼泪都快要流来了。

沐寒烟看了他一眼,突然有一种把他扔下墙墙的冲动。

“当然,你能舍身相救,我还是很感激的。”看到沐寒烟脸色不善,越修明心里发怵,又赶紧补充了一句。

或许别人并不知道沐寒烟刚才那一剑蕴含着多大的威力,他却是隐隐约约能猜到的。

虽说在沐寒烟看来,这位王府世子根基不稳,实战经验极其不堪,但是好歹也是皇室子弟,修习的乃是皇家秘传功法,刚才那一剑为了在众人面前显摆一下,他可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非但没能伤那“石板兽”分毫,反倒还被它一巴掌拍了个七荤八素,连祖传战甲都四分五裂,那“石板兽”的厉害可想而知。

沐寒烟能将其一剑震退几步,也不难想象出那一剑之中蕴含的威力是多么的可怕。

“曾大人,李大人,你们赶快护送使臣大人和小王爷离开,我们全力挡住这两只狂暴石魔兽。”见越修明脱险,老城主总算松了口气,急迫的对曾文心和李定风说道。

“什么,狂……狂暴石魔兽!”越修明现在才知道城墙下那两只异兽根本不是他以为的石板猪,而是传说中的仅次于四大凶兽的狂暴石魔兽,心中一阵后怕,脸色又有些发白。

“我们走。”李定风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知道轻重缓急,挽起越修明便奔下城楼。

越修明伤得不轻,刚才只顾着逃命还没觉得有什么,这时一旦脱险,便觉全身虚脱,半点劲气都提不起来了。

“砰,砰,砰……”城门上,传来一阵阵巨响之声,显然是狂暴石魔兽已经冲到了城下,正在撞击墙门。

剑士们贯注着劲气的箭矢只能杀伤那些弱小的异兽,对这种本就以防御著称的异兽,根本没有半点杀伤力。

“轰”一声巨响,那由百炼精铁外加天外陨金打靠的厚重城门,竟然被轰出一个大洞,几名年轻的剑士被碎块砸中,倒在血泊之中。

透过城门上那个大洞,便能看见狂暴石魔兽那狰狞的头颅。

百姓们还没有全部撤离,回头看见这一幕,便发出恐惧的惊呼,更有人痛哭出声,显然,死去的那几名剑士之中便有他们的亲人。有免费大秀的直播app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