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阎正带着包子在甲板上遛着螃蟹!

   包子不敢去碰螃蟹,一瞧见螃蟹就吓得大哭。

   叶阎便想了个办法,拿绳子绑住了螃蟹的两个钳子,然后在螃蟹身上系了根长绳,让包子遛着玩儿!

   包子已经从螃蟹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一手牵着一只螃蟹,在甲板上跑着!

   而叶阎则是一直跟在她的身侧,怕他跑的太快会摔跟头。

   这场面瞧着还真是一片温馨呢!

   只有墨琉璃知道,叶阎在背后到底做了什么!

   又不是在这海边生长的,那会那么容易上手,那些螃蟹的钳子哪是那么容易绑住的!

   稍不留神就会被夹住,好在叶阎是个聪明的,之前见过她是如何把包子的小手才螃蟹的钳子下救出来的!

   在海水边被螃蟹夹了四五次,才绑了这两只螃蟹出来,哄包子玩儿。

   墨琉璃说不感动是假的,递给叶阎一小瓶药,劝着他:“下次别做傻事了!”

   叶阎看向她,认真道:“这不是傻事!”

   迷人的粉艳少女秀丽可人

   与他来说,这根本就不是傻事,他愿意为包子做任何事!

   墨琉璃想,这孩子的心思,她还真是摸不清楚!她只需要明白一点就好了,那就是叶阎这孩子对她家包子是真好!

   她同样也摸不清封玄燚和凌洌干架的点在哪里?

   好在叶箩回来后,红着小脸,把所有事情的经过都说清楚了,墨琉璃才弄明白,敢情是一群大傻子闹出了个大乌龙!

   不过她也十分好奇,凌洌那性子,怎么就愿意低头给封玄燚认错了?

   叶箩后来才偷偷告诉她,是牺牲了色相诱惑的某人!

   其实凌洌和封玄燚道歉不道歉,和好不和好,没多大影响,毕竟两人一路未必能聊上一句话!

   墨琉璃她们已经趁着叶箩和凌洌离开的时候,备足了出海要用的淡水和物资,准备充足了才起航出海!

   包子那叫一个开心,和那岸上不认识的人一一挥着小手道别。

   “包包走了!大家再见!”

   墨琉璃心说,包子,你那么热情真的好吗?

   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好吗!

   “包包去海里看大鱼喽!”

   “包包还要抓大鱼!1917_125很大很大的鱼!”

   ……

   墨琉璃只想说,你美,你说的都对!

   只是当真遇上了大鱼,头一个哭成小泪包的人又是谁?

   包子手脚并用地缠上了叶阎,吓的小脸都白了。

   “叶阎哥哥,大鱼要吃包包!”

   墨琉璃压根就不用动手,包子的亲爹已经出手了!

   把那只正拿脑袋撞着她们的鲨鱼,送回了它的老家!

   墨琉璃可不想承认,她家包子的性子是遗传了她的,她才没这小东西会撒娇卖萌呢!

   从叶阎怀里钻了出来,抱上她爹那大腿,一个劲地撒娇卖萌,一脸的崇拜:“哇!爹爹好厉害!爹爹一剑就打败了大鱼怪!爹爹是大英雄!”

   封玄燚捞起腿上缠着的软萌小丫头挂件,单手就把她抱了起来,勾了勾嘴角,显然是包子那些话,在他这里很是受用!

   出海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知道入的海,必然不会那么简单,什么麻烦都有可能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