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李志放下酒杯,几乎是拉着元月月起身,融入到那玩闹的圈子里。

  那群人也很热情,见元月月来了,立刻就将话题都放在她身上,夸她有能力,只要发挥正常,复活赛没问题,说不定,还会成为一匹黑马。

  元月月的唇角尴尬地勾了勾,那些灯光好刺眼,让她的眼睛都没法完全睁开,耳边是一下又一下碰杯的声音,还伴有暧昧的奸笑,男男女女对视、挨近着的画面,更是旖旎浪漫,勾起人体内的散漫,连身子都不自觉地柔软,似乎要跟着那欢快的音乐晃动……

  而此时,温靳辰坐在书房,翻了一本又一本文件,抬眸,看见时钟指示九点十分了,他的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冷戾。

  都这个时候了,而元月月还没有回来,竟然连条信息都没发给他。

  黑眉不自觉地皱在一起,握住钢笔的手势渐渐变得僵硬,黑眸里的冷光也越来越深邃。

  他知道,元月月不是个没分寸的人,他也吩咐过,没有他在的场合,尽量晚上九点之前回家。

  可现在,她不仅没回家,还没个音讯?

  拿出手机,温靳辰立即给元月月打电话。

  一连打了三个,都是无人接听。

  他立即打电话给离元月月最近的保镖,听说元月月在应付饭局,别人还在劝她喝酒,温靳辰周身即刻涌出一抹冷戾,澎湃森冷地气魄就像是突发的海啸,有着要吞灭一切的气势。

  挂断电话,他起身,拿起车钥匙就向元月月所在的KTV赶去。

   清晨欢笑白衣美女甜美微笑天使一般纯净写真

  这个时段的夜,还留有热闹的喧嚣,温靳辰开着车疾驰,他发誓,等他见到那个笨女人,第一件事就是掐死她。

  是他忽略了,昨天晚上她问过他有关应酬的事情,看来,就是为今天准备的。

  他分明说过,别有用心的聚会不能去,而她不仅去了,还瞒着他,不让他知道?

  呵!

  谁要她到那种场所里去应酬了?

  他是男人,当然了解男人心里那些花花肠子。

  有几个男人在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人时会不欣赏、不动心,只不过是比控制能力罢了!0471_130

  而她竟然明知道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还跟着去应酬?

  他是少她吃穿了,还是让她颠沛流离了,需要她做到那一步去完成她想要做的事?

  可恶!

  那个女人,就不能让他省省心吗?

  非得让他发脾气,明确命令她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她才知道懂事吗?

  他温靳辰的女人,谁敢在他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敬酒?

  看他怎么收拾那般乌合之众!

  车子在夜灯的照耀下疾驰,当它停下的那瞬间,车门打开,温靳辰从里面出来,周身环绕着怒气冲冲的愤怒,像是要吃人的魔鬼,阴沉又狂妄,霸道又冷戾,无人敢惹。

  而此时,元月月正被围在那群人中间,他们都在劝她喝酒,有命令的,有诱哄的,有好言相劝的,所有人的目的,仿佛都只是让她喝下那杯酒,然后,再接二连三,喝到醉熏为止。

  她有些晕,尤其是被那些缭绕的灯光照耀着,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她想要冲出他们的包围圈,却有人抓着她,根本就不让她离开。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情况都这么混乱了,也没有保镖冲进来救她?

  她身边不是有很多明的、暗的保镖吗?

  这个时候,他们都去哪儿了?

  “松开我。”她疾声,“我不会喝酒,都说了,我不会,我不喝!”

  “就喝一口嘛!”一名学员劝道,“我也没有进半决赛,这次复活赛,我们俩可又要撞在一起哦!这可是缘分啊!来,喝一口,也算是宣泄一下心中的苦闷,怎么样?”

  元月月捏紧拳头,眸光颤栗得更加厉害。

  复活赛可以说是她在这场比赛中最后的机会,如果她不好好表现,她之前所做的努力,就真的全部都白费了。tqR1

  每天起早赶黑的背书,不是因为她闲得无聊,而是她想要在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时候,瞬间就能拿出自信和底气。

  可是,现实比她想的要残酷。

  再看看他们那些被劝着喝酒的女生,哪个不是晕乎乎的在那些评委的怀里待着,而评委们的手,也没有一个是规矩的。

  那些男人的目光落在女人身上时,也是富有深意的打量,色眯眯的,让人害怕。

  她不要那样,她已经结婚了,她有很爱很爱的男人,她要为那个男人生孩子,她想要赢得比赛,但不是要靠出卖什么才能赢得比赛。

  “思雅同学,只是喝杯酒而已,来,你喝下一口试试,喝过之后,你就会知道它有多美味。”李志站在元月月身侧,端起酒杯,几乎是往她的嘴里倒酒。

  元月月不停地摇头,只听其中一名评委说:“这次的复活赛啊,其实也就是走个过程。我们都知道,思雅同学的表现十分不错,不出意外,你绝对会复活的!”

  与此同时,李志也将杯中的酒也灌进了元月月的嘴巴。

  同时,他在她耳边提醒道:“就是喝个酒而已,放心,喝醉了我会送你回去的。”

  酒顺着喉口落下,呛得元月月直咳嗽,她捂着心口,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烧掉了。

  旁边的人都在起哄,竟然还有人赞叹她酒量好。

  她好不解,为什么都这种状态了,保镖们还不进来。

  难道,是保镖们出什么事了吗?

  喝了一杯酒,她的头有些晕晕的,连站都站不稳,踉跄着差点儿摔倒。

  李志扶着她,将唇凑在她的耳旁,轻声:“你看,现在不是很好吗?等你进了复活赛,到时候,你可得好好感谢我这么出力的帮你。”

  说着,他就将他的胳膊架在她的肩膀上,身体也向她倾斜过去,显得很亲昵的模样。

  元月月的浑身重重一颤,挣扎着想要推开,李志却将她抓得紧紧的,甚至是开始警告了:“你还想不想参加决赛了?”

  元月月呼吸一窒,更加用力的挣扎,可李志却没有放开她的念头。

  透过KTV微弱的光,她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一个,他们的脸上都是如花灿烂的笑容,却看不出有多少真情,面对她时,还冲她挤眉弄眼。

  她想离开这儿。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想要离开这儿,能不能有谁带她离开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