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女生外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虽然嘴长在别人的身上.可是.刁冉冉还是很在乎别人是怎么看她的.她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有人私下里说.她为了自己的丈夫.不惜背叛娘家.趁机把刁氏以低价的方式.转让给战行川.

  那是她的公司.既然当初结婚的时候.她都沒有把它当成嫁妆.那么现在也沒有必要再偷偷摸

  摸地用这种办法.让它从姓刁变成姓战.

  “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不想那么做.”

  犹豫了很久.刁冉冉还是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

  战行川似懂非懂.不过还是沒有勉强她.

  “好吧.在这件事上.我尊重你的选择.其实……从私心里讲.我并不愿意你太过操劳.如果公司转让出去.起码接下來的几个月.你能好好休息.不会太辛苦了.而且.如果以后.你还想有自己的事业.我也会……”

  他心里想的是.刁冉冉生下孩子以后.他就要准备和她离婚的事宜.在分手费上.不会亏待她.如果她想要创业.那他就出资.再帮她成立一家公司.不过.战行川最为希望的.还是她能够听话.乖乖出国.让洛克帮忙代为照顾她.在意大利开始新的生活.

  不过.这些话.战行川是沒有办法现在就说出口的.

  “再说吧.我现在根本想不了多么多.”

  刁冉冉站起來.抱住战行川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伸手摸了摸

  他的脸颊和下巴.

  “你也别再奔波了.这几天你的脸色也不好.需要好好休息.至于公司.就顺其自然吧.既然检查组那边执意要拿刁氏开刀.也得等审核结束.给个正式的结论.在那之前.我们就都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去疏通关系.上下打点.既要花钱.又要看那些人的脸色.说不定还于事无补.算了.我认命了.我听天由命.”

   我喜欢的气质美女

  刁成羲迟迟不肯回国.甚至还放下狠话.只要不是检查组强迫他回国.那他就先不回來.还说什么.自己在南非考察.打算看看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东山再起.种种言行都已经说明了.他已经完全放弃刁氏.把这个烂摊子甩给女儿女婿了.

  “刁氏清算了一下资产.负债累累.之前的账目都是假的.帐是平的.钱是沒有的.缴税也大有问題.我查过之后才发现.这一次不是被人有意陷害.只是提前被人踢爆了假象而已.这么大的经济问題.迟早要出事的.早一天晚一天罢了.何况.家族里的蛀虫也太多.你三爷爷那边的几个堂叔堂

  哥.这几年也时不时地用各种名目去公司里要钱.你爸不愿意给.他们就拿他的私生活说事.最后你爸只好妥协.”

  刁冉冉猛地抬起头.目瞪口呆地看着战行川.

  她的亲情观念并不重.这一年來.她几乎从來沒有和家里那几支的亲戚走动.什么堂叔堂伯的.脑子里根本沒有印象.沒想到.他们根本就是一条条吸血的水蛭.拿别人的钱.从不手软.

  “现在我家有事.这些所谓的亲戚.就全都避而不见了.是吗.”

  她已经猜到了.所谓的这些亲戚.到了如今.根本靠不住.他们要是真的有心.怎么可能至今不露一面.连个电话也不打.刁成羲虽然人在国外.可她这个做女儿的总不至于找不到吧.

  “别想了.什么亲戚不亲戚的.都是一群嫌贫爱富的人而已.每家都一样.亲戚的关系.本來就微妙.气人有笑人无.我以为你早就深有体会.又何必现在想起这群人的嘴脸.给自己添堵.”

  经过王静姝的昏迷.战励旸的去世.就连一向春风得意的战行川也体察到了何为世态炎凉.他早就打定主意.要给那些看好戏的人一点儿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战家的掌舵人.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课.战行川带刁冉冉去上孕妇课.这是最近一次体检的时候.医院给介绍的.说是如果时间允许.就可以去听听课.了解一些孕期知识.

  刁冉冉本來一点儿都不想去.她现在真的沒有心情去上课.不过.战行川为了让她出门散散心.半拖半拉地把她带出了家门.想着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让她开心一些.

  “下午三

  点的课.你这么早把我拖出來干嘛.”

  刁冉冉有点儿不乐意.刚吃完午饭.还不到一点钟.上课的妇幼保健院离家并不算远.开车多说二十分钟也到了.

  战行川拉过她的手.握了握.笑道:“你还沒发现吗.你最近胖了不少.我看.衣柜里的衣服都不合身了.我们去买孕妇装吧.买完了直接去上课.时间刚好差不多.”

  刁冉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确.她最近都是特地挑一些宽松款式的衣服穿.以前那些显身材的衣服全都不能穿了.胸前勒得厉害.就算勉强穿上了.呼吸也吃力.

  时间过得太快.一转眼.她已经到了孕中期.孕早期的不良反应渐渐消失了.虽然最近出了很多事情.令她沒有什么胃口.不过比起以前.她每顿饭吃得都不少.腹部已经明显地隆

  起.一看就知道是孕妇了.

  “肥肥大大的.不好看.不想穿.我还不如买个大两码的衣服穿.”

  她兴致缺缺.看向窗外.

  “好.喜欢什么买什么.你自己挑.”

  为了让她开心.别说买衣服.买星星买月亮.战行川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会不会遇到记者.”

  眼看着车子开进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刁冉冉忽然担心起來.

  “不会.这个时间段.商场里的人本來就不多.更何况.这也不是市中心的商场.平时的客流量不大.放心吧.有我陪着你.就算真的有人认出了.大不了我们买了东西就走.”

  两人直接到了女装楼层.果然如刁冉冉说的.孕妇装即便设计得再好看.毕竟也有些单一.别说她不满意.就连战行川也看不上.

  “看.我说的吧.我可不想穿成这样.显得邋遢.要不.我就买几件男式衬衫.大码的.”

  刁冉冉刚说完.一位笑容甜美的导购员走过來.小声说道:“这位太太.其实.我自己怀

  孕以前.我也觉得.只要买些比平时大一、两个尺码的衣服就可以把整个孕程对付过去了.整个孕期要花那么多钱.实在沒有必要再花大价钱去置办特殊的衣服.然而事实上.女性在怀

  孕期间的穿着和平时会有很大区别.比如衣物应当更加宽松.更加利于排汗.面料还应该避免刺激皮肤.在怀

  孕中后期.孕妇装还要有一定的承托腹部.减轻肩部、背部压力的作用.因此.选择孕妇服是确有必要的.如果您觉得我们的孕妇装的样式不是很新潮.可以在需要的场合穿您喜欢的衣物.在平时生活中.还是换上孕妇服比较好……”

  话音刚落.从门口传來一声女人的尖叫:“我要买.你不要拦着我.”

  正在导购员的指引下看着孕妇装的刁冉冉和战行川本能地向门口看过去.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的声音.他们两个人都很熟悉.

  下一秒钟.温逸彤的身影果然出现在二人的视线里.

  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脸无奈的乔思捷.而且.在他的两只手上.还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购物袋.

  刁冉冉眯眼一看.其中一个购物袋的牌子.全中海只有另一个区的某家大型商场里才有.另一个购物袋的牌子.也在另一家商场才有.

  她一想就明白了.看來.温逸彤今天是“大杀四方”.她一口气血拼了好几家商场.现在则是來到这一家了.

  “我怀

  孕了.我要买孕妇装.”

  温逸彤一副理所应当的口吻.转过身來.也看到了战行川和刁冉冉.

  她的脸上沒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经过他们二人.直接走进专柜里.左右挑选着.好像把周围的人完全当成了空气一样.

  战行川和刁冉冉狐疑地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温逸彤的孩子已经掉了.她居然还口口声声地说她怀

  孕了.实在太蹊跷了.

  “温逸彤.你闹够了沒有.我已经陪你逛了一上午.你要买什么我都付账了.你现在还在耍什么疯.你的孩子早就沒了.你买什么孕妇装.”

  乔思捷看起來有些狼狈.手上的十几个购物袋虽说并不是很重.可是全都抓在手里.也是十分吃力.

  温逸彤猛地转身.瞪着他.怒吼道:“你胡说.孩子好好地在我的肚子里.你凭什么说我的孩子沒有了.你要是不想给我买.我自己也买得起.”

  说完.她一指右手边的那两件.朝导购员喊道:“把那两件给我看看.”

  “你别听她胡说.她疯了.脑子有问題.不要理会她.”

  乔思捷用力把手上的东西扔在地上.快步走过來.一把拽住温逸彤的手臂.质问道:“你一个劲儿地装疯卖傻有意义吗.我爸妈快被你折磨死了.我告诉你.就算言讷欠你.我们全家也不欠你.”

  站在一旁的战行川夫妇面面相觑.全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0441_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