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潇晗只凝目注视着轩辕轩,对白长老和青长老的话充耳不闻,在轩辕轩的眼里她看到了强烈的杀意,接着是迷惑,然后是贪婪。

她冷然一笑,有贪意就好,怕就怕只有杀意。

轩辕轩凌空一点,数点水蓝灵光向张潇晗扑来,瞬间就钻入到她经脉内炸开,几处经脉立刻就被封堵上,张潇晗的经脉连同丹田全都空荡荡的,她微微运行,却发现连元婴精华都无法调动进入到经脉中。

脑海中急速思考着,却不得不承认,失去了灵力就等于失去了所有力量她的身体固然经过了淬体,也固然在进阶金仙的时候得到了雷劫的淬炼,也在凤凰涅的火焰中重生,在不死之意中磨练,可要以此来抗衡大罗金仙,那是痴心妄想。

她也敏感地发觉她的肉身强度似乎在刚刚的火焰灼烧下再强悍了些,她的心稍稍安慰一些,只要再给她足够的时间。

时间,她缺少的永远是时间。

“囚禁在灵狱内。”轩辕轩盯着张潇晗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伸手一抓,张潇晗手腕的储物手镯就脱手而出,但灵兽手镯还隐没在手腕上。

灵兽手镯印在手腕内,和身体融为一体,如果不被激发,很难被察觉,也只有顾方知道张潇晗有灵兽手镯,却也没有见过她的灵兽,不知道顾方是忘记了还是有意的,他看都没有看张潇晗的右手腕一眼。

灵兽手镯内,三只白狼正不安而愤怒地在原地转着圈子,小不点也跳到炼晶上,整个身体都扬起来愤怒地大喊,要张潇晗放她出去,张潇晗直接屏蔽了对灵兽手镯的感知,沉默地站在原地。

“域主,先给我一点丹体的鲜血。”青长老叫道。

轩辕轩哼了下,一扬手,张潇晗只感觉到一股浓郁的腥气扑面而来,浑身上下都好像裹在烂泥水藻里一般,头一晕,已经被裹挟在遁风之中。

没有灵力的维持,只觉头昏脑涨,辨不出上下左右东西南北,也失去了时间的概念,遁风也隔绝了她的视线、声音,腥臭的味道闻之欲呕,忽然,遁光被撤出,身体狠狠地向下落去,摔在坚硬的地面上,抬眼望去,眼前雾蒙蒙一片好像还在旋转,她不由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天眼。

阳光、鲜花与美人

周围是杂乱而又有规律的灵力线条,足有百米多厚度,外边能看到轩辕轩的元神,一只黑色的蛟龙懒洋洋地在内丹里游动着,再周围空无一人,轩辕轩的身后又是灵力线条,那些灵力线条她却熟悉,不过是普通禁制。

轩辕轩竟然亲自将她送进来囚禁,还没有给青长老她一滴血肉。

他不想青长老炼制出不死灵丹?他是人域的域主,又是妖修,他不希望人域有修士拥有不死灵丹好与他抗衡。

元神远去消失,张潇晗稳定了心神才张开双眼,入目处的旋转的雾气好像就在一手之外,才张眼头就再眩晕起来,忙垂下视线,看到身下坚硬的地面却竟然是透明的,她就好像悬空坐在半空上,之下又是厚厚的雾气,只这一瞥再一晕,眼睛不由就闭上,鼻端还是腥臭的味道,轩辕轩绝对是故意将这种味道留下的。

双手在地面上摸摸,触手处坚硬,再往远,张潇晗想想没有触碰禁制,作为困住囚犯的禁制都有一定的攻击力度,她可不想在毫无灵力的时候在被禁制攻击,但配合着天眼还是明白地看到她被禁锢所在竟然只有一米方圆。

她先在心里楞了下,才止住脱口的大骂,只有一米方圆所在,只能盘坐,她还被阻断了经脉,连灵力都无法吸收。

可真是灵狱啊,她习惯性地用天眼查看着近在咫尺的灵力线条,很快就确定了并非无法破解如果她没有将灵力消耗殆尽,如果出去之后她能保证她自己的安全。

身处囚室,张潇晗却意外地没有狂暴,在她的理解中,她此刻的状态正应该是疯狂的时刻,可她却确确实实感觉到她的平静,不是可以压制的愤怒,就好像对此时有所心理准备一般。

真是不可理喻。

难道说是因为凤凰之火的燃烧,将不死之意的暴戾化解了?

想起凤凰之火的燃烧带来的**的痛楚,张潇晗心有余悸,黄色抖音短视频免费此刻回忆,大约那段燃烧的时间只有半息,虽然在她的感知里是那般漫长。

习惯性的,她的手指在盘起的膝盖上敲击了几下,当务之急是恢复灵力。

丹田的钵内还有不少灵丹,不过经脉被蓝色灵光封闭了,就算服下了灵药也无法让灵药的药力在经脉内运行。

不过也可以尝试让噬金蚁或者小不点来疏通经脉,如果在最后迫不得已的情况下。

心更是安定了些,完全没有了之前压制不住的狂暴,也算是因祸得福,张潇晗终于可以安静放心地考虑她自身的情况了。

不死之意对心念的影响她本来是可以控制的,但是魂力大幅度吸收,再加上进阶渡劫对天意的抵抗和对雷劫的吸收,凤凰涅火焰对肉身的焚烧,可能就是种种因素融合在一起,反正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她的心态正在向暴戾改变,而凤凰之火的燃烧消耗了灵力的同时,也能将身体内的负面情绪烧毁掉,就好比净化了一般。

想到净化这个词,张潇晗嘴角抽搐了下,也幸亏是这个状态想到的,不然她怕是会再次暴起,不管不顾地要冲破禁制牢笼。

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丢弃了。

魂力是怎么影响她的思维与心态呢,就如刚刚,她明明知道交手的后果她不会胜出的,她本来决定暂时是不抗拒的,可以与轩辕轩好好交流一番她与妖修之间的相处一直比与人修相处容易,可忽然间就觉得无法忍受,她真的无法忍受被大罗金仙压制吗?

扪心自问,她确实是不堪被压制,可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被囚禁在这里,完全是她咎由自取,面对四位大罗金仙修士,还有一位域主,她如此挑战他们大修士的尊严,哪怕她是半神之身,她也仅仅是金仙初期修士,刚刚飞升,下仙域没有一位大罗金仙修士会容忍她的做法,更不会有域主向她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