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软件冷夜魅对温欧菲的控制欲于丽娜是见识过的。还有网络上传说的那些虐待行为,虽然不能全信,但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点,否则自己的闺蜜见到这个男人怎么就像是老鼠见到猫呢。

所以她还是不放心的推迟了行程留了下来。

结果剧情根本就没有像白一鸣所描述的方向发展,于丽娜这才发现自己又被赖皮男忽悠了。

抬起自己的高跟鞋鞋跟在赖皮男的脚上用力一踩:“渣男,你又忽悠我!”

“喂,很痛的。”白一鸣大叫了一声:“还有,我怎么成了渣男啦,我好歹也是有名的医学博士——”

于丽娜甩都不甩的昂首挺胸大步往前走,白一鸣只得忍痛一瘸一拐的赶紧跟上。

深夜的停车场里没什么人,于丽娜助理早已经开车过来接她了。

可她没有马上上车,而是站在车前跟将要被冷夜魅扔进车的温欧菲道别:“菲菲,我走了。”

已经被男人扔进车里的温欧菲赶紧从这里滚了下来,跑向于丽娜不舍的问:“丽娜,你现在要走了吗?”

“是啊,已经拖了两个小时了,再不走的话,经纪人估计要杀过来了。”于丽娜调皮的说。

“哦。”温欧菲有些不舍。

闺蜜要离开,两人都很不舍,于丽娜冲温欧菲伸开双手,好爽的说:“来,我的小情人,赶紧来一个离别前的拥抱。”

超暖心圣诞节少女的温馨写真

“好啊。”小女孩欢脱的应诺。

她们身边的两个男人听了脸色瞬间黑如死灰。

温欧菲刚要扑过去,她的小身板又一次被男人的大手给拎了起来,耳边还传来冷冽命令声:“回车上!”

两个张开双臂的女孩临别前的拥抱就被两个男人残忍的破灭,双手呈张开的样子被两个男人脱离。

于丽娜很生气,她大眼睛转了转,坏笑着说:“菲菲,我好想念以前跟你睡一张床的那些岁月,我能闻着你身上的体香,还能摸你那光滑的皮肤,那种感觉真是太酸爽,我——”

于丽娜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身体被白一鸣一推,压在了车边。紧接着她那捣乱的红唇直接被白一鸣的薄唇给盖住了。

“呜呜呜——”

于丽娜的嘴里发不出多余的声音了,只感受到男人那带着怒气的薄唇狠狠的蹂躏着她的红唇,唇舌上传来一阵阵的酸麻,还有痛。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吻破皮了,这个混蛋,这么粗暴!

“管好你的女人,让她远离我老婆!”

冷夜魅冲白一鸣冷厉的抛下一句,直接拎着自己的老婆离开。

温欧菲被男人再一次扔进车里,下一秒,男人的高大身影就压了过去。

再下一秒,她的下颚又被男人的修长大手掐住了。

力道有些重,疼的小女孩直吸冷气。

都养成什么坏毛病,动不动就掐人下巴,就不能好好说话?!!!

“说,她以前都摸你哪里啦?”男人阴沉着脸暴怒的逼供。

小女孩吓的心尖直颤。这个时候的男人就如一头暴怒的雄狮,摆着一副“抓-奸-在床”的可怕表情。

“没,没有。”小女孩赶紧断然否认。

真的可怕极了。

她在怀疑自己回答再慢一秒,那下一秒就会有老虎凳、辣椒水、火钳夹来伺候她了。

“没有,她在开玩笑的。”小女孩信誓旦旦的继续否认:“丽娜从小喜欢音乐,她妈妈给她报了很多音乐学习班,每天在各个学习班里穿梭,哪有时间跟我们一起玩啊。”

其实温欧菲撒谎了,就算于丽娜学习再忙,也不可能一点时间玩都没有。而且温欧菲以前经常被沈爱芬赶出家门,于丽娜就收留了她,让她在自己家过夜,两好姐妹自然也就睡一张床了。

两人之间虽然没有像于丽娜说的那么变态夸张,可是两姐妹睡一起,抱抱,再故意变态的摸摸,那当然是不可避免的嘛。

而眼下,温欧菲自然不会再吐露半句真实情况,否则小命就不保了。

冷夜魅深邃的眼睛盯视着信誓旦旦的小脸,冰冷的脸上雾霾越来越重。

睿智的男人岂会被小女孩的三言两语哄骗过去?

他知道小女孩是怕他才不敢说实话的。

这些小女孩连“老公”、“情人”之类的称呼都玩上了,还怎么可能少了玩“摸摸”和“抱抱”?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

任性纵横玩转商场、随意操纵别人生死的男人第一次在他的小老婆面前体会了什么叫无力感。

他的小老婆不仅男人惦记上,连女人都惦记着。

活脱脱的就是传说中的“唐僧肉”。

纵使他有再大的能耐,那也没有办法把她完完全全的、寸步不离的控制在自己的身边。

她是人,不是一个没有生命力的布娃娃。

她身边的男人他可以找借口驱赶,她身边的女人又怎么赶的了?

“以后少跟她接触。”

男人懊恼的冷冷抛下一句,松开了小女孩的下颚,坐正身体,生着闷气。

下巴终于又得到解放了,小女孩重重的呼口气。

这个男人真的像六月天气,说变就变。动不动的就来一场狂风暴雨!

身体下意识往车门边缩了缩,好让自己的气息流畅些。

男人侧目看了一眼,很不悦。大手一捞,直接把她给捞进怀里,抱紧!

小女孩想呼吸流畅空气的愿望立即被迫宣告落空!

车开进了冷氏集团。

冷夜魅大手牵着温欧菲的小手从28层电梯里出来。

两人一出电梯,迎面看见陈品站在通往总裁室的走廊上,看样子很着急。

看到冷夜魅领着温欧菲从电梯里出来,脸上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吃惊表情就消失了,他迎了上来,着急的说:“夜魅,会议室的那群人还在闹着要去见你奶奶呢。我刚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叫嚣着。你快出面给解释一下。你知道的,你奶奶有高血压,我担心她会受不了刺激。”

“我知道了。”冷夜魅淡淡的应了一声。

没有任何表情和感情,其实这已经是他对人最友善的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