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月上前就去推厉云泽,随即大步的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厉云泽轻叹了声,“你过去也进不去啊。”

   单独的太平间都是密码锁的门,想要进去……没有密码就是把门砸了。

   显然,李筱月两点都不行。

   “厉云泽……”李筱月气愤的转身就大吼了声,眼泪瞬间也就落了下来,“我要看看简沫,我要看看她!”

   “无能为力……”厉云泽摇摇头。

   “如果我呢?”突然,有声音从后面传来。

   厉云泽微微蹙眉,转身看去……就见莫少琛站在那里。

   “少琛?”厉云泽疑惑了下。

   莫少琛单手抄兜的走了上前,“我作为警方对简沫一案的律师,应该有这个权利观看遗体。”

   厉云泽的眉心蹙的更紧了……

   “需要我出具手续吗?”莫少琛淡淡开口。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厉云泽无奈的轻叹一声,“按照手续,需要的……但是你,确实不需要了。”他浅笑,“不过……你了解北辰的,对吗?”

   一句反问,让莫少琛蹙了剑眉。

   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深。

   莫少琛凝眸轻眯了下,视线滑向了李筱月,“我明天带你过来看她……好吗?”

   李筱月想要说‘不’,可是,到嘴后,只能忍住的点点头。

   “走吧!”莫少琛开口后,看了眼厉云泽,率先转了身。

   李筱月吸吸鼻子,擦了擦眼泪,托着沉重的腿脚跟着莫少琛离开了……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弄到一起了?”厉云泽蹙眉喃了句,有些头疼。

   坐在车里,李筱月忍不住的一直掉眼泪,一边擦一边说道:“我不相信妞儿会自杀……就算拼搏到最后一刻,就算没有任何希望了,她也不可能这样作践自己的。”

   莫少琛在红灯的时候停下,偏头看向李筱月,“现在你绝对不是最难过的,”他轻叹一声,“北辰才是。”

   “他是什么?”李筱月发了疯一样的回头就吼道,“妞儿就是他逼死的。”

   莫少琛启动了车,“如果我是你,在这个时候应该更理智的面对这件事情……”

   “什么意思?”李筱月忘记了哭泣。黄视频免费软件

   “北辰是真的很爱简沫,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可以为了简沫去死……”莫少琛说的坚定,“可最近的逆转,你就不觉得奇怪?”

   李筱月一时茫然起来。

   “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左右了另外的事情……”莫少琛淡然开口,“李筱月,你不要忘记,你是刑辩律师!”

   李筱月的心猛然一怔,她痛苦微微扩大的看着莫少琛,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开始抗拒着……

   ……

   夜晚,瞻仰堂中间摆放着顾奶奶的黑白照。

   白色的满天星和白菊环绕着……

   黑色的绸布被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风吹的飘飘荡荡的,让空气都变得沉重。

   顾北辰坐在蒲团上,空荡荡的氛围透着死寂。

   “辰少,先吃点儿东西吧……”苏珊和萧景手里拎着吃喝的东西进来。

   “萧楠那边怎么说?”顾北辰接过快餐盒问道。

   萧景在一旁坐下,“还没有回话。”

   顾北辰看了萧景一眼,没有再说话,低头继续吃着东西……只是,入嘴的饭菜,形同嚼蜡,难以下咽。

   同一夜空下,简沫坐在庄园外面的秋千上,目光呆滞……

   她想要出去,或者,想要给顾北辰一个讯息……可是,她没有办法。

   有悉悉率率的脚步声传来,简沫微微向后睨了眼,随即拉回视线。

   石决郗站在了简沫的身后,轻轻给她晃着秋千……

   夜幕,不太明亮的灯光,秋千……原本应该是浪漫的一切,却让简沫心里渐渐腾升起了愤怒。

   猛然跳下秋千,风吹起了她已经有些长了的头发,她就这样瞪着石决郗,“石决郗,你这样有意思吗?”

   石决郗浅笑,“嗯?”

   简沫就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我感受不到你的恶意,可是,你这样禁止我正常的活动和对外界的联系,是犯法的!”

   “嗯!”石决郗认同的点点头。

   “你……”简沫咬牙,“我‘死’了,顾北辰会疯的!”

   “哎……看来,我和你说的话,你就没有听进去。”石决郗轻叹的摇摇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

   “可顾北辰离开了我会活不下去!”简沫当即反驳。

   石决郗笑了,“难道……你之前不是打算死?”

   “……”简沫怔楞了下,“那不一样。”

   “我做了夜宵,要一起吃吗?”石决郗笑着问道,“你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不吃!”简沫发现了,和石决郗这个人坳根本没有用。

   他仿佛根本没有脾气,不管你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他都能平静柔和的面对。

   愤恨的躺在床上,简沫突然有些晕眩的感觉传来……

   她闭了眼睛甩了甩头,艰难的吞咽了下,才稍稍缓解了点儿那样的眩晕感。

   怎么还有这样的感觉?

   石决郗不是说给她吃了最后的药吗?

   简沫缓缓睁开眼睛,黑暗的环境里,有着外面的星光映射进来……

   她好像顾北辰,从未有过的想。

   人可以坦然的面对一次死亡,可是,却没有办法面对第二次。

   如果北辰真的以为她死了……是不是生命中就会渐渐将她放在了回忆的角落?

   会不会有一个女人替代她?

   奶包会不会想她?

   奶包如果以后有了后妈,会不会不喜欢他?

   一个个问题就和雨后春笋一样,‘刷刷’的冒了出来……

   “啊——”简沫憋着难受的吼了声。

   卧室的门猛然被推开,简沫一个‘跐溜’的弹坐了起来,借由着外面传进来的光线,模糊的看着石决郗。

   石决郗轻叹的摇摇头,开了灯……

   “我说了,我不吃!”简沫看着石决郗手里的托盘气恼的说道。

   石决郗淡然的将托盘放下,“你将这些东西吃了,我可以让你看下洛城那边儿的新闻……”

   “真的?”简沫眼睛顿时就亮了。

   石决郗点点头,简沫就好似打了鸡血一样,急忙去吃了东西……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石决郗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吃完了……”简沫边擦嘴边眼神期待的看着石决郗。

   石决郗“嗯”了声,附身收拾了就往外走。

   “石决郗……”简沫紧张了,急忙提醒,“你说要让我看下新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