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然愣住,楚洛寒失魂般呆呆望着男人深情的眼眸,似乎世间万物都成了黑白,唯独从他的眼睛里才可以看到色彩。

   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了,环肥燕瘦,任君采撷,明艳动人的莫如菲不管是身份还是样貌都是龙家选儿媳妇的最佳人选。

   而他却在这样的场合用玉碎瓦全的手法,彻底打碎了莫如菲嫁入龙家的梦。

   他说,我龙枭的世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等她死后,他是否能够在残垣断壁中东山再次,重新获得莫家的青睐?是否可以得到龙家的重任,坐稳总裁的位置?

   楚洛寒在极短的时间内想了很多,她惨白的脸涤荡着滚烫的不安,全部的担忧和恐慌坠落在心里。

   如果她说愿意,龙枭以后就要与世界为敌了。

   如果她说不愿意,今日龙枭做的一切势必沦为一场笑话。

   龙枭搂着她的肩膀,旁若无人的笑了笑,本就是极为俊美的男子,笑起来,那黑眸中的潋滟,更加有种说不出的薄媚轻娆。

   “龙枭,这么做,不值得。”

   龙枭指腹划过她的脸颊,擦去她眼角的泪痕,“什么是值得,什么是不值得?我喜欢的,就是值得,我不在乎的,便不值得。”

   他决定不给她回答的机会,这个女人总有气死人的本事,他不能让她坏了今晚的回忆。

   粉红色的喵少女

   他是龙家的长子,是MBK的顶梁柱,没人敢动他的。

   莫朗坤想反击,那也要考虑考虑,伤敌三分,自伤几分。

   龙枭可不是没有脑子的愣头青。

   这个傻瓜。

   如此这般的秀恩爱之后,龙枭终于肯分出一点时间给莫朗坤,“莫叔,生日快乐。”

   苍天!

   都闹成这个程度了他居然还能说出这句轻描淡写的生日快乐!真真是让现场所有人彻底的呆住了。

   莫如菲拼死了抓住龙枭的衣袖,苦苦哀求,“枭哥,不要丢下我,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楚洛寒黯然垂目,莫如菲错在,本该一天之内就该明白,龙枭对她并非爱情,可是她却赖在他身边五年,委屈讨好,自贱奉承。

   莫朗坤的生日宴算是彻底的搞砸,龙庭拂袖而去!愤怒的身影下一秒就可以把儿子撕成碎片!

   袁淑芬忙赶上去,试图平息他的愤怒,龙庭厉声呵斥,“回去管好你的儿子!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丢尽了龙家的颜面!”

   龙枭并没有马上挣开莫如菲的手,91抖音在线观看而是不轻不重的道,“这个孩子,你愿意生下来,我会给你一笔钱,你不愿意生下来,我也会给你补偿。如菲,我无法给你爱情和婚姻,五年前是,五年后,依然是。”

   莫朗坤攥着拳头,强势将女儿拽回来,“龙枭,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是要这个贱人,还是菲菲?”

   枭爷蹙眉,“莫先生,我尊称你一声莫叔,是念你为长辈,但不代表你可以辱骂我的妻子。她叫楚洛寒,请你记清楚。”

   莫朗坤呵呵冷笑,老谋深算的眼神中一派杀机,“看来,你是要用MBK替你陪葬了。”

   好大口气的威胁。

   “莫先生,过去这些年你从MBK得到的实惠和好处,该不会忘了吧?莫先生好好想想,在京都,龙家和莫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你舍得赔上莫氏,我奉上MBK有何不可?”

   何况,莫家还不到那个份上。

   莫朗坤没找到龙庭的身影,猜到他必然是被儿子的举动气着了,“龙枭,在孩子出生之前,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届时,我不介意用莫氏维护菲菲的名誉。”

   龙枭面无表情,“不必了,想做什么,现在来。”

   龙泽惊讶的半天没发出声响,他彻彻底底被吓傻了,站在人群中木头人一样抖抖嘴巴。

   刚才大哥居然公然挑衅了父亲的权威,公然和莫家宣战。

   他是不是不要命了?

   孙佳丽和高颖姿等人更是风中凌乱!

   旁人不知道,但楚洛寒现在的认知里面,自己可是艾滋病患者!她是最该连滚带爬远远避开的人,为什么她还可以站在风头浪尖,享受龙枭的天价宠爱!

   她本来是要被踩到淤泥里的人!

   不可能!楚洛寒何德何能!

   “如菲!如菲你怎么了!如菲!”

   莫如菲急火攻心,气的昏厥了过去,她本就是孕妇,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着实太大。

   莫朗坤和傅文芳护送女儿回大厅,主人离去,外面的宾客也不敢和龙枭沾边,龙枭今晚的做法,成全了一个人,却背弃了全世界!

   楚洛寒惭愧自责懊恼,她甩开他的手,声音冰凉,就连眼睛里的波光都淬了冰,“龙枭,你这样做,置我于何地?你想让我被他们传成什么样?”

   枭爷却一脸的委屈,认真的诉苦,“现在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我今晚的做法,明天要带来的后果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说,如果我因此身败名裂,你要怎么补偿我?哦,对了,我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了京都两个最大的财阀,现在我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罪人,我的妻子,也要离我而去吗?”

   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除了以上不得不考虑的原有,还有就是,他不知道该拿这个小刺猬怎么办才好。她总是随时随地的告诉他,“我们完了,结束了”,他不想再冷不丁听到她的离婚提议。

   索性一次性把她的路堵死。

   楚洛寒迷惘的五内俱焚,她被他的话击中了心脏,无法动弹,“龙枭……”

   “回答我,你会离我而去吗?”灼灼的语调,无与伦比的霸道,虽然是征求意见,可显然是没打算给对方第二种回答的机会。

   并非粗暴的强悍,而是蚀骨的宠溺。

   三年多了,从未被春雨滋润的心田,今日却被甘霖狠狠喂了个饱,兴许是夜色太美,兴许是内心太渴望,兴许是觉得死前最后一瞥可以无法无天狂妄一次。

   她说,“除非死去,不会离去。”

   除非死去,我不离去。她言之确确,笃定认真。

   因为——

   龙枭,那一天不会太久了。

   值得了!

   今夜的付之一炬,今夜的破釜沉舟,值得了!

   枭爷紧紧把女人抱在怀里,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他刚才用自己的商业帝国换回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

   高颖姿连愤怒的神情都做不出了,龙枭这个恶魔,这个撒旦!他居然敢!居然敢!

   顾延森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喝完,昨晚他听到龙枭不经意的说,他要在莫朗坤的生日宴会上做一件事,事成之后,他会失去一个世界,但也会得到一个世界。

   如果失败了,他将会失去两个世界。

   听到他这种鼓动性的言辞,顾延森第一反应是丫的喝大了吧!

   所以他才连夜乘飞机返回中国,果然啊,今夜龙枭的做法,让他很是意外,很是欣赏,很是赞不绝口!

   龙大少,终于干了一件最爷们的事。

   只是,后续的事情,他要怎么做呢?很令人期待呀!

   “哗哗哗!”

   顾延森鼓掌,“亲一个!亲一个啊!”

   尼玛!什么情况?

   顾延森一喊一吼,刚才被雷的七荤八素神游天外的宾客终于回魂,陆双双傻傻看着楚洛寒,整个都不好了。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玛德,刚才是咋了咋了?

   为毛气氛突然变了?为毛她的女神小鸟依人的伏在龙枭怀里?

   嗷嗷!发生了啥?

   龙泽慢条斯理走过来,像个哥们似的搂着矮小的陆双双的肩膀,扁了扁嘴吧,“美女姐姐,我大哥比起来唐靳言,是不是更帅?”

   尼玛!

   陆双双狠狠瞪龙泽,“闭嘴!我们洛洛这次被你大哥害惨了!你特么的!”

   龙泽不置可否,坏坏的跟着鼓掌,“亲一下啊!”

   龙枭腹黑的挑着眉,“要不,满足他们一下?”

   楚洛寒:“……不!”

   龙枭点头,“倒也是,有些事比较适合回家,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做。不过,今晚咱们两个抢了风头,得危机公关一下。”

   说完,他紧扣女人的腰肢,面对宾客和记者,说出了让楚洛寒差点吐血的话。

   “诚如诸位所见,我在婚后一时不慎,做出了伤害我妻子的事,我愿意为此承认所有责任,曾有人问我,我与莫如菲小姐是什么关系,今日,我告诉大家。”

   楚洛寒别开头不去看镜头,近在眼前的男人通天的霸气却一丝一毫没有削减,他做了这样毁天灭地的事,居然还能泰然自若。

   好尼玛强大。

   记者们撑圆了眼睛,宾客们屏住了呼吸。

   龙枭铿锵有力又慵懒落拓的道,“她是曾经救助过我的恩人。而我身边这位,是我一生一世的爱人。”

   恩人?

   “所以你对莫如菲小姐做的事,都是因为她对你有恩!而不是你爱她?”

   “你怎么解释你和莫小姐的孩子呢?”

   “你是否真的打算丢下莫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诘难,逼问,锋利如刀。

   随便一个问题都足以让人身败名裂。

   楚洛寒拉紧了龙枭的手,够了,今日龙枭对她做的一切都够了,他不该再承受更多。

   现在,让她来为他做点什么吧。

   楚洛寒反握住龙枭修长干燥的大手,水盈盈的眸子闪烁着晶亮的光,幸福的颜色漫天飞舞。

   她往前一步,直面镜头,“诸位,我可以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我的丈夫并非背信弃义的人,也绝对不会不负责任的欺骗任何人的感情,他借用这个机会给我制造惊喜,只是因为……”

   她望望他,用眼神屏退他的话,“因为我得了不治之症,将不久于人世,他不想让我死前留下遗憾。至于莫小姐和她的孩子,在我死后,必然会进入龙家。”

   她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