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直都是这样看我的?晓。”云标声音艰涩,内心泛苦,“我在你眼里,只是一条可以替你办事的狗?“

  “是!”云晓毫不犹豫地点头应道,随即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你是一只没什么用的狗。连一点小事都不曾办好!”

  云标猛地抬起手掌,用力挥过去一记重重的耳光,“啪”一声落在云晓的脸颊上。

  云晓蓦地伸手捂住红肿的脸颊,眼里冒出一连串不可思议的微光,厉声叫道,“你敢对我动手云标?你敢打我?哈?哈哈,哈!!”

  云晓歪着脖子,五官不怎么正常地微微抽搐了两下,一手捂着脸颊,一步一步往后退去,目光一一扫过云扬几人阴沉的面色,又扫了眼场外那些面带鄙弃之色的钟家弟子,鼻子眉毛眼睛再次不能抑制地微微抽搐扭曲了几下,突然放声尖笑起来,“能耐了啊!云标,你长能耐了!你敢打我?”

  “你是云家的!”云晓面色狰狞地用手指着云扬,再度一挥,指着钟家那群弟子怒道,“你们也是云家的!你们都是来看我热闹的是不是?你们就尽管看好了,看哪个能笑到最后!得意一时,岂能得意一世?你们,你们这些傻子,就快连……连自己的族地都没有了!还有脸看我云晓的笑话!我呸!”

  云扬目光一动,猛地抬手将云晓的身形吸到身前,一把握住了她的喉咙,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你刚才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快说!”

  这时,那块飘荡在云晓头顶的玉符,像是能量用尽一般闪现了几下红光,蓦地掉落在地,发出“啪嗒”一声轻响。

  如同隐形的魔咒被瞬间打破,云晓浑身一个激灵,脑子顿时从奇异中苏醒过来,一抬眼便看到云扬那双鹰攫似的寒光冷目,不期然地抖了抖身子,脱口叫道,“外公……”

  “谁是你外公!我可没有那个福分。”云扬不客气地打断女子的叫声。

  “云云家主……”云晓抖着声音叫道,“你,你这是干什么呀?云云标?云标?云标??”

  她努力转着脖子,生恐对面的云扬手下劲气一吐就将她的脖子给拧碎了,所以她转动的非常小心翼翼极其费劲,好不容易用眼角余光瞄到了云标,猛地撕心裂肺叫了起来,“云标救我啊,云标,云标,云标!”

   貌美如花蕾丝控女孩图片

  云楠冷笑一声,双手环胸叱喝道,“住口!云晓,不对,听说你的本名,是叫梁晓晓。我自认这一世,没见过比你更加脸皮厚的女子。你现在还有脸向云标求助?我劝你老老实实开口,仔仔细细完完全全,将你做过的事都给我吐露清楚!”

  “不错,你方才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就快连族地都快没有了?你快说!我们族地怎么了?说!”云敖亦是一脸铁青地瞪着云晓,质问道。

  “我我没有啊!我没说过!我没说过这话。”云晓双目游移,骨碌碌转个不停,整个人止不住地簌簌发抖,嘴里却强行争辩着,“我我什么都没说过,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云族想要联合起来,为难我一个小小孤女嘛?”

  云扬手中一紧,云晓只觉得脖子似乎快要断裂开来,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惊恐地发出一道道嘶哑地叫声,“不,不要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还不快说?”云扬眼神凌冽,“你若不说,我便将你魂魄抽离拷问,手段是残忍了一些,但照样能够逼你说出来!”

  云晓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口中不停地呼喊着“云标、云标”。

  云标却立在不远处,浑身根一截报废的木头似的,僵硬呆立,一动不动。

  须臾,众人的目光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一个个捏着鼻子小步向后退了两步,云扬更是一脸嫌弃地将云晓当作垃圾一般,甩手扔在地上。

  原是云晓惊恐焦急之下,一时没能把握住,竟当众尿了裤子。

  逆天抱着小宝急忙往后跳了几步,无奈地摇了摇头。

  云扬手中的风元素形成一片薄薄的刀刃,在五指上慢慢旋转,出口的声音极其冰冷无情,“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云标。云标……云标你救我啊云标!”云晓满面愤怒瞪向呆立一旁的云标,叫了半晌,云标仍然像个呆子似的站在那里,没给她半丝反应。

  云楠冷笑一声,扬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梁晓晓,你的真面目已经彻底暴露了。就在刚才,你自己像个疯子傻子一样,将云标数落了一通,还说今生今世嫁猪嫁狗都不会嫁给他!你现在还能有脸叫云标帮忙?我真是服了你的厚脸皮。”

  “我没说过!我没说过!我没说过!!!”云晓一脸震惊地望着四周之人,见他们一个个都用看疯子般的眼神望着自己,这才意会过来,也许云楠所说都是真的。

  难道就在刚才,她把自己唯一的后路都给断送了?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当着云标的面说这话?还有……

  不及她细想下去,云扬手中的风刃已暴涨数十寸,利刃的光芒抵到云晓的喉口,满脸不耐之色地怒道,“还不老实交代?”

  “我我说,我说!我说!云家主,你别杀我!我我也是被逼的!我我要是老老实实说了,你,你能不能饶我一命?”到这个时候,云晓还想着与云扬谈条件,所有云家人也是真心对她无语了。

  你还有的选么?是你自己说,还是将你的魂魄抽出来拷问后说,这不是很明显的选择题嘛……

  云晓没等到云扬的回答,却明显看到老人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急忙哆哆嗦嗦出声说道,“我我说,我说!我相信云家主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小孤女的。我我也是被逼的,被……逼不得已的啊!他们要我和云标画出整个云族的族地地图。我们若是不画,就,就会被他们杀死!我不想死的啊!”樱桃视频黄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