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月汗颜,觉得方子陌喜欢上秦潇筱,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这两人一见面就是互掐,如果以后生活在一起了,那岂不是要天天拌嘴?

  不过,方子陌是个好人,如果能跟秦潇筱成为一对,倒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呢!

  “潇筱对前一段感情没有释怀。”元月月轻声,“两人从高中开始交往,一直到大学毕业,一共经历了八年的时间,就在终于要谈婚论嫁的时候。”

  顿了顿,她再继续说:“那个男人……去世了。”

  “什么!”方子陌很诧异地喊出声,“老子的情敌竟然是个死人?”

  温靳辰拧眉,瞪着方子陌,责怪他说话有点儿太不注意分寸了。

  果然,就看元月月的眸光瞬间就黯淡下去。

  她和秦潇筱同甘共苦了五年,秦潇筱过得有多辛苦,她也是知道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方子陌立即出声,“嫂嫂,你别介意。”

  “没事。”元月月轻声。

  方子陌看着温靳辰,示意他帮帮忙,温靳辰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压根就没打算管。

   初夏女生抿嘴卖萌下路上写真

  “嫂嫂。可以看污的视频的软件”方子陌无奈,只能继续亲自出马,“你和潇筱是最好的朋友,应该不会想看她真的就这样单身一辈子吧!”

  “可是……”元月月看着方子陌,“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帮你啊!”

  “你可以在她面前多说我的好话啊!”方子陌循序渐进,“然后,劝她不要搬走。她住在那儿,不是挺好的么?”

  “我会试试的。”元月月应声,“不过,潇筱为什么会突然就要搬走呢?你真的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我能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方子陌长长地叹息了声,“连表白都没来得及呢!”

  元月月狐疑,总觉得事情不像方子陌说的那么简单。

  “下午潇筱会送柔柔过来,我仔细问问她。”元月月轻声,“不过,你可要做好准备,如果你想要追求潇筱,肯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时间不是问题。”方子陌昂扬起斗志,“只要她最后属于我!我可不是什么烂好人,只要她过得幸福就可以了!我要她的幸福是因为我!”

  元月月不由笑出声,觉得方子陌或许真能打动秦潇筱。

  “你还不走?”温靳辰直接下起逐客令,“下次这种事情,你可以找陆旭商量。”

  “那个感情白痴……”方子陌摇头,“你和少衍哥能不能在享受恩爱的时候稍微照顾下我们这两个弟弟?”

  “少衍和菀佳的感情很好吗?”元月月难免好奇。

  只感觉一股冷意突然就袭来,她的头皮一麻,眼角很轻易地就撇到那张铁青的俊脸。

  方子陌见大事不妙,连招呼都不打就立即开溜,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留下一长串笑声。

  “你刚才的口吻,是在好奇,还是在不爽?”温靳辰冷冰冰地出声。

  元月月的唇角尴尬地勾了勾,看着温靳辰,小心翼翼的开口:“我真的只是希望少衍能幸福而已!”

  “他幸不幸福,你管不了。”温靳辰没有好的语气,“我问你个问题。”

  “哦。”元月月很老实的应声。

  “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温靳辰挑眉,“好好回答,否则,后果自负。”

  元月月不由愣住了,为什么感觉温靳辰又是给她挖了一个坑?

  她仔细的去回忆自己爱上他的时间,想来想去,却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段。

  “那你呢?”她不由反问,“你对我是一见钟情吗?就像子陌对潇筱那样?”

  温靳辰敛下眸光,怒意彰显在脸上,让人不寒而栗。

  眼看都要入冬了,这个男人身边好像真的不那么好待了!

  元月月懊恼地看着温靳辰,嘟哝着出声:“我不知道啦!我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反正,迷迷糊糊的,就好想看见你,有好吃的就会想着给你带,遇到危险了就会想着你来救我,一会儿不看见你就会想你在做什么,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啊!”

  “那就是一见钟情吧!”温靳辰的语调很轻快,俊脸上的黑沉转瞬就消失不见,“月儿,你对我一见钟情。”

  元月月汗颜,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但她能肯定,绝对不是一见钟情!

  不过,这话她绝对不敢说。

  否则,会被他虐死吧!

  “你呢?”她眼巴巴的望着他,“你好歹也给我一次答案吧!”

  “我对你……”他注视着她的眼睛,眸光愈渐深邃迷人,“是再见倾心。”

  元月月的脸颊一红,低眸,不敢去看温靳辰此刻的英俊勃发。

  这个男人哪!

  她现在都还在怀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可以有这个福分跟他相爱。

  “月儿。”温靳辰挑起元月月的下巴,逼着她与他对视,“我爱你。”

  她心下一紧,面对那凑来的薄唇,有一丝微凉,她眉头一紧,用自己的热量温暖它,双唇紧紧地吸在一起,彼此慰藉得享受又珍惜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面对方子陌的拜托,也源于秦潇筱的幸福,元月月决定当一次红娘。

  当秦潇筱将温柔送来医院,元月月向温靳辰使了个眼色,就以送秦潇筱去坐车为名,两人想要单独聊聊。

  看得出来,秦潇筱的情绪并不是很高涨。

  换做是平常,秦潇筱总要笑话元月月和温靳辰两人腻腻歪歪的浓情,今天却很安静。

  “怎么啦?”元月月试探地发问,“好像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方子陌惹你不开心啦?”tqR1

  秦潇筱的脚步忽然就停住,看向元月月,没有说什么,又继续迈步走。

  元月月赶紧跟上,急道:“不开心!你现在都不跟我说悄悄话了呢!”

  “是你重色轻友,所有的心思都在温靳辰身上,都不管我了。”秦潇筱很委屈的控诉。

  “我哪有!”元月月直呼冤枉,“我现在不就是在和你谈心吗?”

  秦潇筱挑眉,“谈我不想谈的事情?”

  元月月轻呼一口气,小声说:“迟早要解决的嘛!”

  “方子陌……”秦潇筱顿了顿,再继续问:“来找过你了?”

  “他说你要搬走。”元月月也不打算隐瞒,“为什么呀?你不是很喜欢那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