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网站视频 但陆双双还不知道,这首诗还有后半句。

   雪融洛水曜华浓,霜染寒靥夏晞微。

   一缕幽魂归云去,浮生只余断肠人。

   安娜不可置信的仔细看石碑上的字,字迹隽永有力,笔触力透纸背,“龙枭写的诗?”

   “是啊,石头上字也是他写的,以前没发现,龙枭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而且,他对洛洛,比我们任何人想象中的都要深刻。”

   想到这里,陆双双一阵愧疚,当时她还撮合洛寒和唐靳言……好吧,她也被龙枭表面上的冷漠给蒙蔽了。

   “我想,经历过洛洛的死亡,龙枭大概再也不会爱上任何女人了吧?我后来听说,龙枭差点死掉……”

   楚洛寒一时心中千头万绪,没想到,冰冷的龙枭,居然背负着这样一段故事。

   “我听说你现在是他私人医生,嗯……所以,希望你照顾他,他其实看起来冰冷,人并不坏。”

   额……

   “我不会照顾人。”实话。

   “如果可以的话,对他笑笑就行。他生活的太晦暗了。”

   生活中的点滴

   这……她尽力吧。

   音乐会听到一半陆双双睡着了,靠在安娜的肩膀上睡完了下半场,醒来的时候人都走完了。

   “天,我居然睡着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把你胳膊枕酸了吧?”

   安娜笑了笑,摇头道,“没有,你睡得很香,所以没叫醒你,睡饱了吗?”

   陆双双抓了抓头发,“那个,其实我不大喜欢听古典音乐,咳咳,想着你会喜欢,所以……”

   安娜拎起包,伸手揉了一下陆双双的头发,“我?我比较喜欢看人家做手术。”

   陆双双瞪大眼睛看着安娜,她刚才居然,揉了她的头发?揉头发啊!这个动作好亲昵嗷嗷嗷!

   开心上天了。

   安娜看到自己的手,触电般收回来,“那,我送你回家?”

   “啊……好的好的。”

   送走陆双双,安娜回到了龙枭的别墅。

   “安娜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这里等你了一个多小时哦。”

   安娜刚进门,龙泽的声音从大厅飘出来,玩世不恭的嬉笑,与生俱来的痞气。

   “你怎么在这里?”

   换上拖鞋,安娜环臂站在玄关,和龙泽保持二十米距离,下巴微扬看着他。

   龙泽耸耸肩,“来看你啊,宴会上一别,阿娜小姐每天在我脑海里飞来飞去,我怕你飞的太累,所以过来看看你。”

   安娜秀眉一拧,“我的戒指呢?”

   龙泽转身将放在玻璃桌上的玫瑰花抱起来,大步走到安娜跟前,“送你的,先收下花,再说别的。”

   九十九朵鲜红的玫瑰花,含苞待放,娇艳欲滴。

   “什么意思?”安娜并没有急着接,眸子浅浅打量花朵,视线上移定格在龙泽脸上。

   龙泽抖了抖眉毛,薄唇勾起几缕暧昧,“很明显,送你玫瑰花,讨好你,顺便追你。还有,安娜小姐,安娜一声,不要再拿你的未婚夫当借口,这年头已经结婚的都能撬走,何况是未婚的?你不用急着拒绝我,说不定我比的未婚夫更适合你呢?”

   安娜被气的反而气不下去了,手臂绕着胳膊,好整以暇看着高高大大的大男孩龙泽,“我说,小弟,你多大了?成年了吗?”

   “二十二岁,目前已经正式在MBK上班,虽然现在职位和资历都和你无法相提并论,但我绝对是潜力股,而且,我龙家二少爷,还压不过你的未婚夫?再说了,我心甘情愿被你吃嫩草,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安娜没忍住,噗嗤笑了,手指抵着鼻子,又好气又好笑,“龙二少爷,别逗了行吗?我对你真没这方面的想法。”

   龙泽指着安娜哈哈哈笑,“还说没有想法?啧啧啧,圈子里公认的冰美人居然对我笑了,这还叫没感觉!”

   安娜收起笑容,“龙二少爷,咱们真没可能,OK?”

   “真不爽快。花儿拿着,别的事,再说。“

   安娜拧不过他,只好收了花,“好了,戒指给我吧。”

   “等会儿等会儿。”

   “干嘛?”

   龙泽掏出手机,移步到安娜身旁,单手拥着安娜的肩头,亲密的贴着她的头,举起手机,“看上面!”

   咔嚓。

   屏幕上定格着两人相拥的画面,嫣红的玫瑰花点缀在身前,乍一看,还真像甜蜜恩爱的小情侣。

   安娜脸色突变,伸手去夺他的手机,“删了!把照片删了。”

   龙泽啧啧称赞,对着手机屏幕好一阵嘚瑟,“安娜,咱们两个真的很般配,和怒偶夫妻相,你说,我要是把这张照片往facebook上一发,得有多少人点赞?“

   “龙泽,你别胡闹!这种把戏,真的很幼稚。”

   龙泽锁好手机塞进裤袋,“用什么办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收了我的话,还跟我合了影,咱们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质的飞跃,所以呢,我还是很有希望的,对不?”

   安娜默默扶额,“龙泽,你……”

   “我怎么样?年轻帅气,身价不凡,你不会吃亏。”

   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安娜郁闷了。

   “所以你不打算把戒指给我??”

   龙泽绕着客厅走了一圈,点着沙发椅背道,“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听说都是你亲手给我大哥做饭,今晚我也要品尝你的厨艺,吃得开心呢,说不定我就给你了。”

   两人正在客厅斡旋,别墅大门自动打开,杨森送龙枭回来了。

   想到龙枭提议的事,安娜蹙眉,龙枭想让她和他联手,而他的弟弟居然展开了追求的攻势,真够狗血的。

   “大哥,你回来了。”

   龙枭看到龙泽,又看到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的安娜,眉头微不可察的拧了一下,“小泽,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问的。

   龙泽单手死于忌惮的搂住了安娜的肩头,“我来看安娜,大哥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才五点多,就回来了?

   显然,龙泽不知道,龙枭的别墅与他公司的电脑直接关联,出入的门禁都受到全天候的监控,加之大门外的摄像头,一只鸟飞进来都能被他捕捉到。

   何况是龙泽这么大的人,进门还捧着玫瑰花,枭爷不用想也知道这花是送给谁的。

   但,只是看到龙泽抱着鲜花出现,枭爷就临时改变了会议行程提前下班,这种行为,不太好解释。

   龙枭走至客厅,坐在沙发上,不知怎的,总觉得安娜抱着的玫瑰花很刺眼,“安娜,你来一下。”

   安娜捧着花走过去,“龙先生有什么安排?”

   枭爷真觉得龙先生三个人很刺耳,“先把花放下。”

   安娜嗅了嗅花香,“好。”

   这女人,居然还挺喜欢的样子。

   将花插在大花瓶里,折回来,“什么事,你说。”

   龙枭眸光看着龙泽,旋即看报纸,“上次你说要替我检查心脏,就今天吧。”

   “怎么突然要做检查?龙先生心脏不舒服了?”安娜看他脸色,并不像发病。

   枭爷嗯了一声,“去我房间。”

   安娜点头,“好,我马上到。”

   龙泽:“……大哥,你不能这么剥削安娜吧?她刚从外面回来,得让人家歇会儿吧?”

   龙枭踏上台阶,回身俯视龙泽,“医生的职责就是医病救人,不分什么时候,还有,按年龄,你应该叫她姐,或者,叫安娜医生。”

   这也管?叫姐?龙二少做不到!

   “我……在这里等着。”

   龙枭道,“今天先回去,检查时间长,而且,我交给你的工程进度表,你已经拖了三天,我再给你最后半天时间,今晚十二点之前交给我。“

   “什么?!!今晚!大哥,这也太……仓促了吧?“

   “嫌多的话,十一点之前怎么样?“

   “不多不多!十二点就十二点,我马上回公司,大哥慢慢做检查,我改天再来找安娜。”

   龙泽抓起钥匙大步走到玄关换鞋,大哥在工作上从来不含糊,龙泽见识过他的厉害,不敢不听话。

   安娜提着医药箱出来,龙泽正匆匆出门,“龙二少爷要走?不吃饭了?”

   “嘿嘿,改天,安娜辛苦!我会再来的。”

   龙枭蹙眉,“安娜,过来吧。”

   上了楼,龙枭躺在床上,安娜将器械摆放好,脖子里挂着听诊器,一低头,龙枭正看着自己。

   “你很喜欢玫瑰?”没头没脑的,他来了这么一句。

   安娜附身听他的心跳,冰凉的听诊器贴着男人的胸口,隔着衣服,听不真切。

   “不反感。”

   回了她一句,安娜接着道,“得把上衣脱了。”

   枭爷点头,“好,你脱。”

   安娜手指一颤,怎么……这话听着有点变味?

   一颗一颗解开他白衬衣的扣子,男人紧致结实的胸膛缓缓呈现在眼前,锻炼的匀称分明的腹肌上,触目惊心的手术刀横切的痕迹蜿蜒在皮肤上。

   安娜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下,呆了呆,“你身上的伤口,是两年前的手术留下的?”

   “嗯。”男人平躺着,目光看着她低垂的眸子,长睫微颤,精致的脸上闪过诧异。

   “怎么?有什么不对?”

   安娜猛然回头,“术后恢复的不太好,不然不会留下这么清晰的痕迹。”

   想到陆双双说的话,安娜心情很复杂。

   龙枭这种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得多爱一个人才能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叫楚洛寒的女人,似乎还挺幸运的。

   龙枭表情无波,“你和龙泽,怎么回事?”

   安娜耸肩,“他要追我。”

   枭爷轻轻一皱眉,冷毅的脸上划开不悦,“直接拒绝他,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安娜好笑的俯视床上的男人,轻呵,“龙先生,你管的太宽了,我被什么人追求,是我的自由,与你无关。”

   “别忘了咱们的关系。”

   “龙先生,你的命在我手上,我可以医好你,也可以让你死于无形,你想利用我的家人威胁我,也得看看有没有命扛到最后。”

   安娜说着,毫不忌讳的剥开他的衬衣,男人的身躯一览无余呈现在眼神,西裤皮带绵亘腰间,其余部位,性感喷张。

   这男人的身材,好的没天理。

   强忍惊艳,安娜继续道,“你大概看过无数名医,但没有一个人可以根治你的病,我是你最后的希望,我说的对不对?”

   枭爷猝然搓起来,大手扼住她的手腕,死死攥在手里,四目相对,杀气升腾,“女人,你在威胁我?”

   安娜迎上他盛怒下的眼睛,空着的手拿听诊器贴上他的胸膛,微微一笑,倾城倾国,“龙先生,不要这么激动,你的心脏承受不了,你听,心跳速度已经……唔!!”

   话音未落,枭爷薄唇侵上她她喋喋不休的嘴,将她没说出来的话全部吞没在口中!